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无星无月的夜晚,蜻蛉切沉默地立在辛夷房间门前,听房间里传来的一阵阵压抑的哭声。

辛夷白天兴高采烈地和朋友去参加审神者真人CS活动,回来的时候一脸阴翳,头上身上还有残余的颜料弹痕迹。听与她同去的审神者说,辛夷在活动中被不守规则的人包围了。

按理来说颜料弹不可以近距离射击的,然后一群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的陌生审神者围着辛夷打空了半个弹夹,就算辛夷受不住疼痛蹲下停止反抗了也不停手,直到辛夷抡起枪杆子砸人了才知道过火了都跑了。留下辛夷一个人捂着伤口缓了半天。

蜻蛉切想起刚刚去辛夷房间送药时看到的场景,辛夷的胳膊和腿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青青紫紫的圆形痕迹,肿的老高,甚至连她腰上那处刚刚愈合的刀伤处也有几个。

辛夷没让他帮忙处理伤口,找了个由头让蜻蛉切早点去休息,自己在房间里一边上药一边忍不住流眼泪。

蜻蛉切听着这哭声心都要碎了。

世上有两样辛夷害怕的东西,一是黑暗二是疼。连在厨房不小心切到手辛夷都会疼得掉眼泪,何况现在满身的青紫。

蜻蛉切只想找到那些将辛夷打成这样的人,让他们感受下能把蜻蜓劈开的日本三名枪的锋利。

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的主人呢?

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的爱人……

辛夷始终没明白自己到底喜欢蜻蛉切哪一点。

是他高大威猛的身躯,还是低沉醇厚的嗓音。

是他始终保护着自己的姿态,还是他给自己带来的心安。

辛夷不知道。

似乎在不知不觉中,这个人就走进了自己的心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等她发现的时候,那株参天大树早已与她融为一体,

无法分割。

当彩灯被一一点亮的时候,人群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

安室泉原地转了一圈,抬头看着将天空分割成不同区块的节日彩灯,对上本居志朗看着自己的眼睛。

那双眼睛里倒映着自己的影子,还有远处的烟火。

明亮通透,熠熠生辉。

安室泉想都没想,抬头含住了那个人的嘴唇。


我不是教徒,所谓的圣人生辰与我没有关系。

我不是本地人,台上那些演唱的歌手与我没有关系。

可是在这个冬夜,我的身边一直都有你存在,我的手一直被攥在你的掌心。

这个夜晚如此精彩又神奇,全部因为你在我身边。

“最喜欢志朗了。”

“圣诞快乐。”

最近一直在阴天,再加上寒潮来袭,天气越发的阴冷。

不见天日的天气让安室泉一点精神都没有,即使是丁次的料理和本居志朗的话语都没法让她提起精神。志朗有些担心,放学后喊她去图书馆的某个窗口附近。

那个地方可以看到校园的景致。现在是深秋了,树叶也都开始变色,从这个窗口看出去,窗外一片赤橙金黄蔓延开来,十分优美。

本以为这样会让泉恢复元气,结果志朗作业写完一抬头,发现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她的作业基本一点没动。

志朗一下子头疼了起来,但是也拿她没有办法。

只好轻手轻脚地把外套披到泉身上,防止她着凉感冒。


作业完成后没有事情做,志朗忍不住观察起泉的睡颜。

泉睡得毫无防备,脸上尽是放松与安然。志朗看着看着,只觉得脸上有些发烧。

即使这样也无法离开视线。

泉长得很好看,大眼睛长睫毛,嘴唇因为涂了润唇膏的原因水嘟嘟的,让人忍不住想亲一亲。

这个嘴唇很柔软。

志朗想起与泉初见不久后的那次亲吻,整个人再次烧了起来。

那时的记忆鲜活依旧。

少女双唇的柔软触感和淡淡的体香依旧存在在脑海深处,还有她扑到自己脸上的鼻息。

志朗连忙摇摇头,阻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伸手轻推沉睡的泉。

“泉,回去睡吧。”

“嗯……”泉哼哼了一声,慢慢醒了过来,睡眼惺忪地盯着虚空。

如同一只刚睡醒的奶猫。

志朗只觉得自己的心被这只猫轻轻挠了一下,微微颤抖不停。

那一瞬间,坠入爱河。

[东放][志朗主2]万圣节

本居志朗x主2(安室泉)

BG

有ooc

慎入




其实安室泉并不知道什么是万圣节的。

不过良太和她说这是一个可以向别人讨要糖果的节日,据说以前的时候人们还要打扮成恶魔或者吸血鬼的样子,如果别人不给糖的话就要恶作剧。这让安室泉感到一点新鲜。

于是放学后她快速的回寝室扔下书包,跟在良太的后面到处要糖。

虽然她不是那种很爱吃糖的人,但是能拿到免费的糖为什么不拿呢?

当然她也是有准备糖果送给别人的。


跟在良太后面收获自然不会少,良太带她去了不少地方,安室泉腰间的那个小挎包没一会儿便塞满了各式各样的糖果。

她带的那一点水果糖压根就不够分。

“安室,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良太看了看手机,距离宿舍门禁时间已经很近了,“如果我们不及时回去的话,志郎又要念起来了。”

安室泉点了点头,将最后一块水果糖分给一个让她揉了半天毛的猫科少年后便跟着良太启程回返。

然而,因为电车延误的问题,两人回到宿舍的时候还是过了门禁时间。严格的本居志郎守在宿舍门口,一脸严肃的将贪玩的两个人毫不客气地说了一通。

“对了,你们两个作业写了吗?”就在两人以为说教快要结束的时候,本居志郎突然扔出一个重磅炸弹。

“啊……”良太抬头看天,惊讶道,“今天晚霞好好看啊。”

“嗯……”安室泉低头看地,地上的几粒沙尘似乎引起了她的兴趣。

“我说你们两个!到底有没有点学生的自觉啊!”志郎喊完后一脸崩溃的表情,“马上就要期中考试了哦,到时候不要来找我给你补习。”

“好好知道了。”良太满不在乎地点点头。这种话志郎每次都会说,但每次考试前他都是第一个拉他们复习的。

“志郎我有问题不会可以问你吗?”安室泉想起那些自己一点都看不懂的数学问题,感觉自己丧失了记忆的同时也丧失了一部分智力。

“哦,你带着书来找我吧。”志郎温柔的说完后不省心的看了良太一眼,率先回了自己房间。


回去拿了书,安室泉敲了敲志郎的门,然而没人应声。

“志郎我进来了哦。”安室泉轻轻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差点踩到趴在地板上的小恶魔。

“吱吱——”被安室泉拎起来放在桌子上的小恶魔吱吱叫着,短短的手脚来回扑腾。

“哦,安室你来了。”志郎从凳子上走了下来,招呼安室泉坐。安室泉来回打量着志郎的房间,里面被放了很多雕刻着脸的南瓜,还有几个小的被吊在房间半空,刚刚志郎就是踩着凳子在挂灯,还有小恶魔在帮忙。

“这些,也是为了节日吗?”安室泉指了指南瓜问道。

“嗯,毕竟也是个节日,想感受一下。”志郎怀里抱着两只小恶魔坐到对面,小恶魔不安分地乱动着,像是没有毛的胖猫。

“你说的问题,我看一下?”闻言安室泉连忙将习题本从包里拿出来,将自己不懂的题一道一道指给志郎看。志郎则拿过纸笔,认真地为安室泉演算起来。


“啊,原来是这样啊。我似乎有些明白了。”本居志郎讲题思路很清晰,安室泉听了几遍之后总算摸到了一点门窍。

“你试试解答这几道看看吧,如果不行的话再喊我就好。”志郎说着,抱着闹个不停地小恶魔走到一边,不让它打扰安室泉解题。

安室泉低着头认真地分析着题本上的题目,虽然还存在困难,但是解答起来已经方便了很多。原本完全不知其意的问题变得明了起来。等安室泉尝试着解答完所以问题,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志……”安室泉想喊志郎让他看看自己做得对不对,抬头却发现志郎倚靠在床头,手里托着一个小小的南瓜灯。小恶魔围在他身边,伸手想要触碰什么。更有胆大的小恶魔将安室泉的包拖到一边,将里面装着的糖果翻了出来。

橘色的灯光透过南瓜的时候颜色更加柔和起来,志郎所在的空间被温暖的橘黄色包围着。安室泉看见他微笑着伸出手,帮助一个身材小巧的小恶魔爬上自己膝盖。

安室泉趴在桌子上安静地看着志郎,看他伸手逗弄小恶魔,看他帮小恶魔剥掉糖果的塑料外皮。吃到甜美糖果的小恶魔兴奋地吱吱喊叫着,志郎伸出手指压在唇边让他们小声。

“不要打扰到泉哦。”安室泉听到他这么说。


“安室,你……”意识到夜已经很深的志郎想问安室泉是不是在解题中遇到了麻烦,谁知他抬起头却看到安室泉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不要睡在这里啊,会感冒的。”志郎皱着眉头想喊她起来,然而看着少女毫无防备的睡颜还是狠不下心。于是从衣橱里抽出一条毛毯,轻轻盖到她的身上。

顺便看了看安室泉做的题。虽然有几道题最后结果计算出现了失误,不过总体过程还是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志郎注意到安室泉手边那张涂写凌乱的草纸,看来她也是努力用功了的。

“辛苦了哦。”志郎轻轻摸了摸安室泉的头发,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糖果放到她手边,“这是给用功的好孩子的奖励。”

“万圣节快乐。”

主3×本居志朗

姑且……算是现世paro







早川恒和本居志朗从图书馆出来后直奔了一家东南亚风味的餐厅。

因为早川恒在经历了一早上的高强度学习后已经快饿死了。

在图书馆的时候,他的肚子就已经响个不停,雷鸣一样。坐在他们隔壁座位的女生皱眉看了他们好几次。

之所以选择这家餐厅,是因为本居志朗听良太说起过这家味道很不错。而且早川恒一脸虚脱的样子,似乎再多走一步他就要饿死当场横尸街头,这家店恰巧离他们最近。

本居志朗不想惹麻烦,所以拉着早川恒进了店。


本居志朗隐约记得良太似乎提起这家的咖喱特别好吃。他翻了翻菜单,点了店里推荐的青咖喱,还有一份春卷和两杯花茶。

“这家店好东南亚哦。”听到早川恒这么说,本居志朗抬起头来扫视了一圈店内环境。确实,店里墙面上的菜单除了日语之外还有圈圈绕绕的泰文,吧台上冰柜里还能看到热带水果的影子,不知道那是真的水果还是只是模型。

“不知道会不会好吃啊。”

“应该不会错吧,毕竟良太说过味道还不错。”

“但是良太还说过糊锅糊到快碳化的巧克力也不错啊。真是让人担忧啊。”早川恒想起有一年情人节本居志朗吃了良太做的巧克力后脸色发青的样子,有点不放心。

本居志朗显然也想起了那件事,脸色不好看起来。


苍天保佑,咖喱端上来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米饭和咖喱被分开装在搪瓷盘子里,春卷整整齐齐地摆在洋白菜上,散发着迷人的香味。

早川恒早就忍耐不住地将米饭与咖喱混在一起享用起来。他刚刚舀了一勺放在嘴里没多久便含含糊糊地说了声好吃。

本居志朗也开动起来。奶绿色的咖喱看上去十分清爽,但吃起来却有热热的辣味。辣味不是很浓烈,却很有存在感,与来自柠檬的酸味调配的非常完美,再加上滑嫩的鸡肉和饱满的米饭,一口便上瘾。

早川恒低着头认真地吃着,嘴里除了好吃二字外讲不出其他。看起来是真的饿得不轻,蛮有分量的一份咖喱很快就被他吃掉了一半。本居志朗怕他噎着,将茶水向他那边推了推。

两人无声地享用着美食,咖喱酸辣清爽,春卷外酥里糯,花茶清甜可口,所有味道配合刚刚好。

“啊吃饱了,活过来了——”早川恒放下勺子将花茶一饮而尽,满足的靠着椅背微微伸展身体。本居志朗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想起了家里以前养的金毛。

“嘴边有饭粒哦。”本居志朗提醒道。

“哪里?”早川恒抹了半天也没抹掉,本居志朗忍不住用纸巾把它捻去。

“班长等下要去哪里?回宿舍吗?”

“如果时间来得及,我想去书店看看。

“班长真的是喜欢书啊。这次还要去看那些超自然类的故事吗。”

“嗯。”

“好,等下陪你去。”

“辛苦你啦。”

“哎客气什么啊,你想去哪里我都会陪你的,我保证。”

不管是书店还是远方,都会陪你去的。

不会离开你身边。

班长周末的时候请主2陪他去书店,女生和他去了之后两人顺便在商场逛了逛。

出商场后女生被冷风吹得不行,脸颊很快就冻得红了起来,整个人也不停地发抖,缩小。

这让班长很过意不去。

女生并不在意,但是自己真的很冷,于是指着路边的某家便利店:“那志朗请我吃关东煮吧。”

两个人并排坐在便利店的长桌边,面前的纸碗里满满当当的塞着各种关东煮。蒸腾的热气带着白萝卜昆布木鱼花和其他食材的香气萦绕在两人面前。少女看着班长被蒸汽糊了眼镜的样子忍不住趴在桌上偷笑。

“天冷的时候吃关东煮真好呀。”本居志朗感慨道。

——与喜欢的人一起吃就更好了。

少女咬着萝卜补充着。

便利店外,落叶被冷风吹起,在空中打着转飘向远方。行人脚步匆匆,似乎想早点离开这个寒冷的室外环境。少年少女分享着彼此的食物,头顶的灯光照耀着蒸汽,让视线中的一切如同打了柔光一般。

冬天快来了啊。

但是现在好温暖。









我想吃关东煮了😭😭😭

【压切婶】思念是一种病

深夜突发脑洞
关于压切长谷部极化的故事
压切长谷部x我流审神者(细辛)
小甜饼一块
Ooc与bug并存,逻辑同文笔下线
慎入




  0.长谷部修行启程前夜
  压切长谷部看着为他收拾行李的细辛,心中有些惶恐。
  “这个是驱蚊水,你在野外的时候一定要喷。野外蚊子很厉害的被叮一下可了不得。”细辛将一瓶深蓝色液体塞进包袱。
  “然后,钱给你。这些应该够了吧?哎算了再多带一盒吧。”说完辛夷又往包袱里塞了两个盛满小判的盒子,还附送一个盛满碎银的锦囊。
  “啊,要不要给你带一套帐篷一类的?如果你要在野外住宿的话也不用担心被雨淋一类的了。”细辛说完就要起身喊人去仓库取东西,被长谷部一把拦住。
  “主人如此关系我,长谷部深感荣幸。这些东西已经足够了,主人不需再费心准备。”
  细辛低头看了看长谷部的包裹。这个包裹在她来临之前还是小小的,一只手就能拎起来的样子。然而现在包裹被各种东西塞得满满当当,体积增加了至少两倍。
  细辛看了看长谷部又看了看包裹,打消了继续往里塞东西的想法:“算了,你只是出门四天而已,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不用我操心。”
  “但你还是要注意安全听到没有?”细辛在长谷部面前坐下,絮絮叨叨念了小一个时辰。长谷部第一次知道细辛口才这么好,虽然主旨大意都是注意安全保重身体旅途愉快一切顺心一类的话,但辛夷颠来倒去说了那么久居然没有一句是重复的。
  如果不是长谷部为细辛倒了一杯茶,细辛极有可能会继续说下去。看到长谷部递来的茶细辛才意识到自己嗓子快要冒烟了。连饮三杯后细辛拍拍手站起来,最后嘱托了一句早点休息便离开了。
  长谷部将细辛送到房间门口便被停止了脚步。细辛在长谷部房间门口做了最后最后的嘱咐:“你早点休息吧。还是那句话,注意安全,一切小心,保重身体,旅途愉快。修行结果不重要,过程开心安全最重要。不许让自己受伤,这是主命!”
  “是!”长谷部低头准备行礼,却被细辛吻住了双唇。
  这是一个寻常无比的晚安吻,两人没有过多缠绵,双唇稍稍碰了碰便分开了。细辛仔仔细细地打量了长谷部一遍,道了晚安后向自己房间走去。

  
  

  
  1.长谷部修行第一天
  长谷部是踩着露水出发的。
  天色尚早,他本想悄悄离开不惊扰任何人,谁知一向晚起的细辛居然出现在庭院中说要为他送行。
  长谷部看着细辛布满血丝的双眼和微肿的眼皮,心疼不已,只好与细辛简单说了几句话后装作时间匆忙的样子快步离开。走远后再回头,长谷部看着细辛脚步飘浮跌跌撞撞地回房,心下不由得后悔为什么就同意细辛让宗三接替他担任近侍职务。
  那家伙根本就不会照顾人嘛!
  长谷部磨磨后槽牙加快脚步,由衷的希望这次修行可以尽快结束。
  
  
  细辛感觉自己似乎是在梦中把长谷部送走的。起得太早,她送长谷部出门后回来又睡了一个回笼,醒来的时候看到端坐在自己房中的宗三还有些不知所措。
  “您喊我来,是为了让我服侍您吗?”虽然宗三没有恶意,可细辛看着他眼睑下垂的双眼总觉得自己被嘲讽了。
  下床,洗漱,去饭堂吃过早餐,撸了一会儿五虎退的老虎们后细辛便被抓去处理公文,商讨战局。等她再次闲下来的时候,已是黄昏。
  去饭堂草草扒了几口饭,细辛握着一听冰可乐游魂般回到房间,习惯性地趴到近侍的身上。
  “宗三你好瘦啊……”被骨骼硌得难受的细辛放弃了“拥抱近侍”这个治愈心灵的方法,毫无形象地躺在地板上翻滚。
  “长谷部什么时候才回来啊……”
  好想他哦……
 

 
  2.长谷部修行第二天
  由于感觉宗三比自己还像主公,第二天细辛就将本丸的近侍设置为弟弟遍天下的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是个好近侍。他会帮细辛简单处理公文,让她翻阅起来更加方便。他还会提醒细辛何时休息何时继续工作,让她劳逸结合效率加分。
  他还会没收细辛看公文看到心烦意乱时安慰自己的薯片果冻巧克力,说主公不能让自己沉溺在这些零食的甜蜜陷阱中。
  他还没收了细辛的冰淇淋和冰可乐,理由是天气冷了吃那么多凉东西对身体不好。
  细辛很郁闷,很烦恼,便摔了笔要一期一振用身体“安慰”她被工作摧残的小心灵。
  然而“天下短刀皆吾弟”的一期一振的拥抱并没有治愈到细辛。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虽然一期一振的怀抱很温暖,他的笑容很温馨,他的话语很温柔,可细辛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果然还是长谷部的怀抱最好了。
  长谷部修行得怎么样了?一切都顺利吗?他有没有好好吃饭啊?住在哪里呢?
  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他再不回来我可就要生病了……
 

 
  3.长谷部修行第三天
  细辛从抽屉里翻出一个本子,打开后提笔,认真地在上面写起了日记。
  某年月日,长谷部提出想去修行,我让他去了。
  某年月日,长谷部外出修行第一天,想他。
  某年月日,长谷部外出修行第二天,想他,想他。
  某年月日,长谷部外出修行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
  细辛写完后把本子随意一扔,对着天花板高歌。
  “你快回来——我的心承受不来——”
  “归来吧~归来呦~你该厌倦漂泊啦~”
        将心中的郁结吼出来后,细辛轻轻拍了自己一巴掌。
        神经病!
  突兀的歌声冲破房顶,把在庭院中玩耍的短刀们吓了一跳。
  “主公大人没事吧?”今剑探头看向房间,有些担忧地问坐在廊下喝茶的歌仙兼定和三日月宗近。
  “主公怕是生病了吧。”歌仙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一种名为思念的疾病。”
  “啊?这种病很严重吗?需要吃那种很苦很苦的药吗?”秋田藤四郎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糖果说道,“如果主公需要喝苦药的话,我就把糖分给主公,让她好好吃药。”
  秋田说完,其他小短刀们纷纷把自己的点心糖果拿了出来说要交给细辛让她好好吃药。搞得歌仙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和小豆丁们解释细辛并没有生病。
  “哈哈哈,真好呢,令人羡慕啊。”三日月品着杯中茶,不知道再指谁令人羡慕。
  是被短刀们惦念地细辛呢?
  还是让细辛相思成疾的长谷部呢?
  思念当真是一种病。
  扰人思绪,久不痊愈。
  



  4.长谷部修行第四天
  今天是周末,细辛有了由头,名正言顺的不工作,不起床,躺在床上翻过来覆过去地烙大饼。
  长谷部严重不足,她都要疯了。
  细辛疯狂地想念着长谷部,想念他的笑,想念他的拥抱,想念他喷洒在自己耳后的呼吸,想念他的一切。
  为什么一开始要答应他去修行的请求呢?这个请求害得她好苦哦。
  细辛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夜里能做十二个梦,梦里全是长谷部。
  长谷部遇到危险啦,长谷部留在织田信长那里不想回来啦,长谷部带礼物回来啦,长谷部爱上别的女人啦等等等等。
  醒来的时候细辛回忆回忆自己做的这些梦,由衷佩服自己的脑洞,感觉自己应该在现世当一个编剧,而不是来做审神者。
  “细辛大人,压切长谷部修行归来了。”本丸信使狐之助前来通报。
  细辛随意哦了一声示意自己知道了,其实她并没有在听。
  她闭着眼睛,无比虔诚的向各路神仙许愿,希望长谷部能早点回来。
  “压切长谷部,现已归来。”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细辛无奈摇头:看看看看,你想长谷部想得都有幻听了。
  嗯???等会儿???
  细辛缓缓转过头,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挺拔身影不是长谷部又是谁?
  “主人,长谷部回来了。”焕然一新地压切长谷部走到细辛床前跪下,手覆胸口庄严宣誓,“我的刀刃,现在只为现任主人存在。”
  “长谷部——你终于回来啦!!!”确认眼前不是梦,细辛激动地跳进长谷部怀里,认真感受着长谷部的气息。
  药来了,她的病终于痊愈了。

你你你,你被啥污染了???

近期脑洞汇总

[蜻蛉婶

1.虽然是初秋夜里也是很冷的。蜻蛉切和穿着粉色珊瑚绒兔子家居服的辛夷坐在餐厅里,橘色的灯光温暖了小小一片天地,那里还氤氲着关东煮的香气。

辛夷拉过蜻蛉切的手,叼走了他筷子上的半块白萝卜

“唔,不好吃,没味道……”


2.校园paro

“你是蜻蛉切吧?我是辛夷,在B班,上次谢谢你帮我提行李了。”


“你们俩就是因为要还人情才认识的,还来还去还到现在,还分得清谁欠谁啥了吗?”


3.因时空隧道动荡,出阵时受伤的蜻蛉切没能回到本丸,昏迷着被一个名为阿蓉的医女救了会去。

阿蓉对这位高大的武士大人一见倾心,后来发现武士大人心系那个来接他的武家女子(辛夷)。

回到本丸的辛夷:嗯,那个阿蓉是很好啊,娇小可爱手还巧。看看你衣服上那个蜻蜓吧,啧啧啧,针脚这么密,再给我三百年我也绣不出!

蜻蛉切:主殿您这是……吃醋吗?



[太郎婶]

审神者遇到沐浴后在月光下饮酒赏月的大太兄弟,她发现太郎太刀的头发还湿漉漉的便想用吹风机吹干。

太郎太刀对吹风机充满逆反心理,原因是吹风机太吵



[歌仙婶]

精致刀男歌仙与粗犷大锅饭婶婶的不同烹饪风格

歌仙做饭,小碗小碟一大堆,切丝切片半小时

婶婶吐槽:好麻烦啊反正最后吃下去也是要在胃里混成糊糊的何必呢

但她绝对不敢当着歌仙的面说

不然大概率会被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