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刀剑乱舞】#蜻蛉婶#驾校之点火起步

大概是个系列文
顾名思义,就是车的各种练习
all婶向,不过每个婶婶都是不同的人所以不用担心修罗场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下一章
反正就是满足自己脑中的黄色废料而已
ooc飞起
慎入




本丸中每一把刀剑满级之后,审神者都会送他们一件礼物作为庆祝。由于每件礼物都是审神者根据那把刀的自身特点定制的,所以猜测礼物是什么也是本丸众刀的一个乐趣。

这次蜻蛉切满级,每个人都在期待与他是恋人关系的审神者会送他什么礼物。

“蜻蛉切,等下吃完饭去我房间,我有东西要给你。”某天晚饭前,审神者找上正在与别人手合的蜻蛉切,留下一句话后便匆匆离去。在场众刃面面相觑后忍不住上前围住蜻蛉切,有的道喜有的开始猜测礼物是什么。

“一定是非常好的东西。”从审神者手里得到了一块端砚的歌仙说道,“主上的品味还是很好的。”

众刃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让蜻蛉切忍不住期待了起来。

会是什么呢……

“你把衣服脱掉吧,我帮你穿这个。”审神者的房间里,蜻蛉切听到这句话不禁愣了一下,不过在他看到摆在审神者床上的衣服时就明白了。

审神者的床上摆着一套西装,衬衫马甲外套领带一应俱全,另一边的小盒子里还有袖扣领扣一类的,床下是一双皮鞋,鞋面反射着卧室的灯光,亮的可以当镜子用。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礼物了。蜻蛉切一边想着,一边顺从的将身上的黑衣除去,仅着内衣站在审神者面前。

审神者拿起西装一件一件地替蜻蛉切穿上,神情虔诚又认真,如同在给神像上色的工匠一般。被她的严肃所感染,蜻蛉切也忍不住屏气凝神,乖乖的让审神者将面料考究剪裁贴身的衣服一件一件套在他身上。

“果然,你穿这个非常好看。”审神者给蜻蛉切打完领带,退后两步看了看后从梳妆台上拿了一把梳子和一盒发胶,垫着脚给蜻蛉切梳了个背头。

“啧啧,不行,这个发型不好看。”审神者咬着梳子看了看,最后还是伸手把背头拔乱了。

“你来看看,怎么样?”审神者将蜻蛉切领到镜子前,一脸期待的等着蜻蛉切的答复。

这种贴身的异域服装蜻蛉切还是第一次穿,感觉有些怪异是必然的。柔软的布料完全贴着身体,虽然有一点束缚感但并不难受。蜻蛉切看着镜子里被黑白服饰包裹的自己,突然觉得有些陌生。

“你身材很好,所以穿这个肯定会好看。当初逛街时看到我就决定给你做一套了。”审神者站在蜻蛉切背后,涂着鲜红甲油的手指探上他的肩,将头垫在他肩上看向镜子。不知什么时候审神者踩上了高跟鞋,涂上了鲜血一样颜色的口红,卧室的灯光落在她的脸上,从镜子里看去妖艳的像只妖怪。

“谢谢主君。”蜻蛉切歪歪头,蹭了蹭审神者的头顶。

“说起来,有件事情我一直想试试了。蜻蛉切先生配合一下?”审神者见蜻蛉切点点头,一副同意的神情,便伸手扯住他的领带,将蜻蛉切转过身低下头,自己则抬头吻上了他的唇。

审神者一改平日的温文,用舌尖叩开蜻蛉切牙关后便猛兽一般在蜻蛉切口腔中逡巡,不放过任何一个地方,连牙齿都一一舔过。由于她的动作有些粗野,肺活量不错的蜻蛉切一时竟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过这种野兽一般的吻,他并不讨厌。蜻蛉切伸手抱住审神者,似乎要将她融入自己骨血之中。软玉温香在怀,没有反应是不正常的,再加上软玉的一双纤纤玉手早就解开了他的衬衫扣子,在肌肉结实的身体上四处游走,处处点火。

“主君……您……”审神者的手开始下滑,眼看就要探入危险的地方,蜻蛉切赶紧拦截,气喘吁吁的意图制止。

“你不喜欢吗?”审神者的眼眶因为长吻也有些发红,她抬起头来看着蜻蛉切,鲜红的口红因为激吻而花的到处都是,但在蜻蛉切眼里,这一切带上了些香艳的滋味。

趁蜻蛉切一时失神,审神者用力将蜻蛉切推倒在床上,然后跨坐到他的腰腹处,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伸手去解刚刚替他打好的腰带。

“蜻蛉切,有些事你大概还不知道。在现在这个时代,女人送男人衣服,为的是晚上亲手将它脱下来。”笔挺的西装穿上不容易,脱下来倒是快,说着话的工服,蜻蛉切已经衣襟大敞的躺在床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主君今天似乎兴致很高啊。”蜻蛉切扶住审神者挺翘的臀,带有薄茧的手摩挲着她露在短裙外的大腿。

“当然了,带你们那么久,我也想给自己发点小礼物哦。”审神者用食指在蜻蛉切一边乳首处打着圈,趴在他身上笑眯眯的问道,“不晓得蜻蛉切老爷能不能满足妾身这点小小心愿呢?”

“当然,您也辛苦了。”蜻蛉切将手大字张开,一副任人采撷的样子,微笑着看着审神者下一步有什么动作。

“那,我开动啦。”审神者从床头扯了张纸巾,胡乱的擦了擦唇上的口红,踢掉高跟鞋后完全伏到蜻蛉切身上,将蜻蛉切的耳垂含进嘴里轻轻嗫咬。蜻蛉切也曲起一条腿,在审神者腿间慢慢磨蹭着,满意的感受到一点点湿意透过布料传过来。

有礼物的夜晚,当然应当好好享受了。

不是么?

评论(10)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