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刀剑乱舞】少女情怀都是诗,全是酸诗

CP鹤丸国永x清行
鹤丸国永x清行
鹤丸国永x清行
所以这是个鹤婶
微蜻蛉婶【大约0.5%】
@白衣温酒人 的文
流水账,ooc
慎入慎入




“辛夷,我觉得我家鹤丸不喜欢我。”

听到清行这么说的时候,辛夷差点一针把自己食指捅出个窟窿。

清行和辛夷是在审神者在线交流平台认识的,后来成为好友。再后来辛夷发现两人本丸距离不远,便经常邀请清行来玩,或者约她出去逛个街什么的。

在美食和购物中,二人建立起了深厚的革命友谊。

前几天,清行和辛夷说自己和她家鹤丸有点闹矛盾,辛夷便邀请清行来自家本丸做客,询问下发生了什么事。

清行这次来的时候,辛夷正在绣十字绣。平野送来了茶和点心,蜻蛉切端到房间后便带着清行的近侍鹤丸国永出去了,留下两个姑娘聊天。

确认两位近侍走远后,清行一下子颓丧起来,低着头闷闷不乐的发表了惊人言论。

“他不喜欢你?不会吧……”辛夷将针脚锁好,把十字绣放在一边,神情严肃起来。

清行和她家的鹤丸关系匪浅,而且清行还是出了名的秀恩爱狂魔,平时没少发动态夸她家鹤丸。而且鹤丸国永对他的这一任主人也是宠爱有加,这一点在辛夷去清行本丸做客的时候明显能感受到,怎么清行会突然得出这个结论呢?

他们之间发生什么事了?

“我家鹤丸不给我捞二号机。”清行低着头用叉子戳着盘子里的蛋糕,将镜子一样光滑的表面戳成月球表面,“除了鹤丸国永这把刀,其他的刀不管是不是所谓欧刀还是什么,锻也能锻出来,捞也能捞到,但就是不给鹤丸国永二号机。你说他这是不是把我往别人那里推?

“都说爱看掉率,可是这个掉率也太少了吧……

“别人家的鹤丸都能组两桌麻将了,我家就他一个,还是点击就送……”清行低头继续戳着蛋糕,辛夷好像看见清行脑袋上的耳朵都垂头丧气的耷拉着。

“可是你家鹤丸对你很好的啊,搓刀装什么的都能搓金的,不像我家那位,除了抢誉和长的好看之外并不出色。”辛夷握着杯子安慰道,“如果说爱看掉率的话,那山伏光忠和和泉守是最爱我的吗?实际上他们三个就光忠和我交流还多一点哎。这个不算数的。”

“哦,这个的话只能说明你非。”清行抬头吐槽,被戳到痛处的辛夷抓起两粒瓜子扔了过去。

“你在这样绝交哦!欧洲人有什么了不起啊哼!”辛夷瞪了一会儿清行,然后将话题扯回来,“可是你家鹤丸能捞欧刀,还会搓金蛋,你也不收二号机,干嘛这么纠结呢?”

“就……很羡慕人家鹤丸能打麻将的啊……”清行终于放弃了折腾的蛋糕,抬起头来看到辛夷在挽袖子,连忙大喊,“哎哎哎!你要干嘛!!”

“主君,怎么了!”辛夷还没说话,只见鹤丸国永出现在房间门口,有些戒备的看着挽起袖子手握拳,似乎要打人的辛夷,“辛夷大人,请问我家主君有何错处吗?”

虽然是笑眯眯的问的,但语气中的威胁长耳朵的人都听得出。

“啊啊,没事的哦鹤丸先生,我只是和你家主君开个小玩笑。”辛夷笑的花一样,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我们刚刚讨论到心脏的话题,我说人的心脏和自己的拳头一样大,这不给她演示一下么。倒是鹤丸先生,真的很关心清行呢,那么快就过来了。”

“我只是恰巧经过而已,抱歉了辛夷大人。”清行家的鹤丸国永恢复了少年般的神情,看了一眼清行又抬头看着辛夷,“辛夷大人,我家主君胆子小,你可别老是吓唬她啊。”

“嗯嗯,放心吧,我不会的。”

还好蜻蛉切过来带走了鹤丸,不然辛夷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收场。长舒一口气后,辛夷眯着眼睛看着清行。

“鹤丸不喜欢你哈?不喜欢你还那么关心你!你看我就和你开个玩笑拳头还没落下呢他就威胁我了!你还说他不喜欢你?啊我好想去挂你啊你个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下辛夷算是彻底明白了,清行所谓的烦恼,不过是自找的。于是也不再管她,从旁边捞过针线继续绣她的十字绣。

“我是不是做的有点过分啊……昨天他还给我捞回太爷爷来着。然后我转脸就说他不喜欢我,是不是……有点不信任他?”清行看看已经面目全非的蛋糕,终于将它放过,支支吾吾说道。

“特·别·不信任。也就是你家鹤丸脾气好才不和你计较,要是换我家歌仙,他拿刀劈了你你信不信。”辛夷将目光从十字绣中抬起来,认真看着清行,“他等了那么久才等到你,你对他好一点啊。”

“能见面已经是很大的缘分了,你要好好珍惜才是啊,不要想一些有的没的,恋爱让你变成傻瓜了吗?”

“哈哈,好像是这样哦。”清行笑着,心结似乎是打开了。

“我明白了,是我想的太多,我回去要好好哄哄他。”清行站起来,准备告别。

“等下,把你戳成筛子的蛋糕解决了再走,不然我家光忠砍你哦。”

最后清行和鹤丸打打闹闹的离开了辛夷的本丸,辛夷目送他们离开后转身回房,却遇上了忧心忡忡的蜻蛉切。

“今天鹤丸大人说清行大人似乎不喜欢他了,他们没事吧?”

“没事,不用管他们。”辛夷看着蜻蛉切,顺便给老实巴交的枪灌输了一个概念,“一切不以分手为目的的吵架烦闷通通都是耍流氓,看似不喜欢了,实际在秀恩爱。这种人,就应该放火烧死。”

“哎?是这样吗?”蜻蛉切抱着手臂若有所思。

“没错没错。人类很复杂的,蜻蛉切还要认真学啊。”辛夷拉住蜻蛉切的手领着他回房间,“所谓少女情怀都是诗,都是酸诗啊。”

评论(1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