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蜻蛉婶】Falling in love 7

我家审神者和我家蜻蛉切
被活击第五话虐到了于是摸个糖喂自己
不哭不哭……
哇……




【保证】

深夜时分,蜻蛉切检查过本丸门窗和水电开关后回了房间收拾床铺准备休息的时候,辛夷突然来了。

辛夷穿着睡衣散着头发,似乎也是准备睡觉了。蜻蛉切见她眼睛红红的,忙问发生了什么。可是辛夷一句话也不讲,径直冲过来扑进他怀里。

“怎么了主君,发生什么了吗?”蜻蛉切环住辛夷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却感觉有什么打湿了自己的胸口。

“嗯?怎么了?主君你哭了吗?”蜻蛉切退后一步想查看辛夷的情况,辛夷却死死抱着他一动不动。

“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了?为什么哭了呢?”蜻蛉切有些着急。毕竟辛夷不是什么很爱哭的人,发生这种情况只有回现世面对亲戚了。可是最近主君并没有回现世,狐之助也没拿现世那边传来的信件。

到底怎么了?

蜻蛉切领着辛夷坐到一边的椅子上,蹲下身将她的头倚在自己肩上。

不管发生什么,先等她冷静下来吧。

蜻蛉切抚摸着辛夷的头发,静静地陪着她。

大约过了十分钟,辛夷推了一下蜻蛉切的肩膀,抬起头来,一只手捂着鼻子转头往桌上看。

蜻蛉切帮她把纸巾盒拿过来,抽了两张递给她。辛夷默默擦了擦眼泪和鼻涕,红着一张脸盯着蜻蛉切。

“可以告诉在下发生什么事了吗?”蜻蛉切问道,“做噩梦了?还是那边又……”

辛夷抬手挠着自己耳后的一小块皮肤,突然有些不好意思。高大的名枪蹲在她面前,皱着眉头看着她,眼里的关心都快流淌出来。而自己只是看了个动画而已就情绪失控成这个样子,让他也跟着担心。

“其实……也没什么的……”辛夷揉揉鼻子,吞吞吐吐道,“就是……我刚刚看的那个动画……嗯……你知道的那个……”

“那个动画怎么了吗?”蜻蛉切知道辛夷所说的动画,是关于他们刀剑与审神者的动画,最近在审神者当中大受欢迎。

“那个动画里的蜻蛉切……唔……遇到了不是很好的遭遇……”辛夷回忆起刚刚看到的那个蜻蛉切被大太刀捅个对穿一身是血的场景,心脏又是一阵抽痛。

“虽然知道那不是你,但还是很难受……所以……就来找你求安慰了……”辛夷抬眼看了一眼蜻蛉切,突然正色道,“你不可以那个样子哦,受伤了就快退,不要逞强。我不许你一身血的重伤回来。”

“是,我绝对不会重伤回来的。”蜻蛉切微笑着点点头。

“我知道对于武士来说为了职责献上生命是很高贵的事,但我不允许哦。”辛夷伸手揪着蜻蛉切的衣襟,神情是从未见过的认真,“对我来说,你是最重要的,如果你受伤严重我会很难受的,我会哭的哦,真的会哭的!”

辛夷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有御守,要及时撤退,任务失败了责任她负但无论如何不许受伤。这些话车轱辘一般被她颠三倒四说了好几遍。蜻蛉切听到最后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伸手将眼睛红成兔子的少女捞进怀里。

“我不会受伤的,向您保证。”

评论(1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