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蜻蛉婶】Falling in love 8

一首诗而引发的脑洞
觉得这个场面真的太棒了于是就写了
包含本丸小日常
我家审神者和我家蜻蛉切
当然歌仙也是我家的……
我家歌仙……和审神者关系不是很好啊……
嗯,下一章大概就是枪和婶约会了
鬼晓得我啥时候更新



【小荷与蜻蛉】

最近接连下了几场雨,原本烧烤炉一样的天气瞬间凉快了下来。也许是降雨的缘故,早餐时候,几把短刀说后院水池中有荷花冒了出来,还有几朵已经开了。

吃过早饭,歌仙兼定匆匆跑到后院去赏荷花,说是夏季的荷花是非常风雅的。辛夷似乎想起了什么,抬头看了眼蜻蛉切又看了眼歌仙,动了动嘴唇后什么都没说。

最近并没有什么出阵任务,由于极端炎热的天气辛夷连内番都没怎么安排,怕他们被无情的大太阳晒出个好歹。收拾好餐具和餐厅后,蜻蛉切回到自己房间将门窗打开,翻出一本书坐在桌前认真阅读。

从蜻蛉切的房间窗户能看到后院的景象。歌仙和和泉守在一起看着荷花似乎在讨论俳句,左文字三兄弟和蜂须贺坐在一边的树荫下一边吃着点心一边聊天,浦岛和几个粟田口家的孩子还有今剑跑来跑去在玩。

小孩子真是有活力啊。蜻蛉切内心感叹一句,将目光投到书本上,不过余光还是看见辛夷最后忍不住和歌仙说了什么。

这可真是稀奇。自家审神者与歌仙不对付不是一天两天了,爱好风雅的歌仙曾经在喝酒后说过好几次看错了辛夷,而辛夷似乎也有些害怕歌仙的样子。

不知道在说什么呢。蜻蛉切一边想着一边继续看书,结果后院突然传来辛夷的惊叫,蜻蛉切抬头一看,歌仙举着手中的本子要打辛夷的样子,和泉守和蜂须贺正在拦着他。

发生什么了??蜻蛉切吃了一惊,站起来走到窗边观察情况,却见辛夷径直向自己房间跑来,利落的跳窗进屋,猫腰躲进书桌下的空处。

“嘘——别说我在这里!”蜻蛉切目瞪口呆的看着辛夷从书桌下露出一个脑袋告诫自己后迅速躲回去。回过头,歌仙已经挣脱了和泉守和蜂须贺的阻拦,怒气冲冲的往这边走。虽然有些不明所以,蜻蛉切还是坐回了桌边,用自己宽松的裤腿挡住辛夷的身影。

“蜻蛉切,你有看见审神者大人吗?”歌仙走到蜻蛉切窗边问道。

“看到了……”蜻蛉切回答道,突然感觉辛夷在桌下使劲扯了扯他的裤脚,“不过她一进来立刻就跑出去了,具体去了哪里在下也不知道。”说着,蜻蛉切指了指大开的房门。

“多谢。”歌仙微笑着行了一礼优雅的转身离开,但那表情落在蜻蛉切眼里却觉得有些恐怖。

“是您又和他开玩笑了吗?”确认咬着后槽牙的歌仙走远后,蜻蛉切连忙关上房门让辛夷从桌子底下出来。毕竟那里空间太小,身材高挑的审神者窝在那里时间久了一定不好受。

“我只想和他说一个很好玩的东西啊,然后他又讲我了,居然还生气。”辛夷拍了拍膝盖上粘上的灰尘,又揉了揉刚刚不小心磕到的后脑勺。

“我怎么不太相信呢,是您在整他吧。”蜻蛉切走过去检查辛夷的后脑勺有没有受伤,顺便问道。辛夷经常和鹤丸一起在本丸中闹,其中歌仙是最经常被整的人选。

“我真的没有啊,蜻蛉切你这次要信我的。”辛夷靠着书桌坐着,紫色连衣裙下两条莲藕一样光滑白皙的腿晃呀晃,吸引着蜻蛉切的视线。

“我听见歌仙和虎彻二哥说想画荷花,我就说在我们国家有一首描写荷花的诗,问他能不能帮我画。歌仙就问我是什么诗,要怎么画。

“我说画面其实挺简单的,就一片被碧绿色的荷叶铺满的池塘,上面有一些含苞待放的荷花花苞。花苞尖尖的,粉粉的,马上就要盛开的样子,非常的可爱。”

“这景象真的很美啊,为什么歌仙殿会生气?”蜻蛉切有些不解。

“我还没说完呢。”辛夷清了清嗓子继续描述画卷,“然后呢,在这娇嫩的可爱的花苞上呢,蜻蛉切你踮脚站着,努力的保持着平衡。这叫‘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蛉立上头。’”

“这……”蜻蛉切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有些哭笑不得,“主君您是和荷花有仇吗?即便在下再怎么轻装上阵,也不可能立在荷花上啊。难怪歌仙殿会生气。”

“哎,我就是开玩笑的一说啊,谁想到歌仙这么容易生气。”辛夷噘着嘴低头扣着自己裙子上的装饰,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歌仙不给画就算了,改天去找其他画师画。”

“嗯……还是有点不想您有这样的画卷。”蜻蛉切再次忍耐不住苦笑起来,“那个场景也太滑稽了。”

“唔,既然你说不行那就不画了。不过你要补偿我一下下。”辛夷撇撇嘴,轻盈的跳下桌子。

哎?为什么要我补偿?蜻蛉切有点纳闷,不过还是询问了辛夷需要什么补偿。

“等莲蓬成熟的时候,可以麻烦你划船和我去采吗?”辛夷走到蜻蛉切面前,一脸期待的抬头看他。

蜻蛉切无法拒绝辛夷这样看他,她的眼神像是某种可爱纯真的小动物一般让人无法拒绝。虽然知道她可能挖了坑,但蜻蛉切还是挺愿意往里面跳的。

“好,没问题。”蜻蛉切答应了。

“噢耶!谢谢你!就知道蜻蛉切最好了!”辛夷轻轻欢呼了一声,开心的转了两个圈后道别离开了蜻蛉切的房间。为了避开歌仙,她还是爬窗从后院绕道。

蜻蛉切目送辛夷跳窗,直到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拐角处后才无奈的摇摇头回来继续看书。不过他不知道辛夷现在满心都是欢喜。

与蜻蛉切的夏日约会,get!

计划通√!

评论(9)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