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蜻蛉婶】【现代】坠入爱河 4

群内联动企划
出场婶婶有 @黑叽11  @白衣温酒人  @荒都夜火
ooc,文笔喂狗
慎入


 随着室友们,尤其是还在上学的室友们叹气的声音越来越大,我就知道快要开学了。
  这也表示我一个暑假的忙碌生活马上就要结束了。接下来等待我的,是悠闲地,无事的,营业淡季。
  开学的第一个周末,我去了位于市中心的总店参加第二季度的总结会。总结会内容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在总结上,我们各个分店长需要汇报第二季度的营业情况,总结长处与不足,并且选出本季度销售比较好的眼镜款式,还有汇报补货调货情况等等。
  因此,虽然不需要脚不沾地的对客人提供服务,下班的时候身为店长的我还是要做不少ppt写不少总结的。
  作为一个拖延症患者……把什么东西都拖到死线前一秒才爆肝熬夜完成真的是个坏习惯啊……
  在熬了一个通宵后,看着镜子里出现了巨大的黑眼圈和长了一片痘痘还有一个大脓包的自己,我不知道第几次下定决心改掉自己的拖延症。
  不过我自己也知道大概改不掉了……
  洗刷化妆收拾停当,我背着电脑下了楼。因为要出席会议的原因我穿着高跟鞋和套裙,优雅是优雅然而走路不是很方便,而且由于昨晚通宵修仙,我下楼的时候感觉有点头晕。坐在餐厅里吃早餐的未来看我步履蹒跚一步三晃的样子有些担心的问有没有事。
  “没事没事,让我适应一下。太久不穿高跟不太适应。”我扶着墙把电脑包和背包放到一边的凳子上,再颤悠悠地扶着墙走到厨房找吃的。
  “对了未来,你男朋友是不是今天搬过来啊。”将两片面包扔进吐司机烘烤着,我一边撕开速溶咖啡一边问。
  “嗯,大概今天中午过来吧。”未来在餐桌那边拧着身子回答我,“说起来,渚雪的男朋友好像今天也会搬过来哎。”
  “哦是吗?也就是说今天可以见到两个男朋友的庐山真面目了吗?”我将咖啡粉倒进杯子里,哀叹道,“啊……为什么我今天要上班……无法第一时间见到男朋友先生们了。”
  “辛夷你的男朋友我们也没见过啊。”未来吃完了饭端着碗走了过来,“我们也只是看过你男朋友的照片而已啊!”
  “放心吧!过一段时间你们会见到他的!”我试了试热水壶里的水温,似乎是刚刚烧开的,还烫手得很。于是我将热水注入杯子,咖啡的醇香瞬间铺满整个厨房。
  “过一段时间,等我们忙完了摆订婚宴的时候,也请你们一起。要带男朋友来啊。”我冲未来晃了晃左手上的戒指,在她的恭喜声中将自己的早餐端到桌上。
  虽说她们早晚会见到蜻蛉切,但我万万没想到,这个早晚会这么早。
  上班的时候我一直感觉有些头晕,太阳穴的位置像是有什么东西一直在跳。店里不忙的时候我去对面肯德基买了一杯雪顶咖啡,灌下去后还是恹恹的提不起劲。
  “苍天啊,再这样下去我开会的时候非得睡过去……”我用力揉着太阳穴,很没形象的趴在综合验光仪的台子上哀嚎。
  “店长你昨天熬到几点啊。”收银小姐姐问我,“看你眼里全是血丝。要不我帮你涂一下咱们那个眼膏然后给你做个热疗你休息一下?”
  “我怕我睡过去来不及开会……”
  “没事现在这个点没人来了,时间到了我叫你。”小姐姐说着从前面拿了一管眼膏的试用装过来,给我涂好后戴上热疗仪。
  “我把温度给你调高一点,你好好休息。”说完小姐姐便将戴着仪器的扔在验光室里出去看门了。
  仪器开始加热,我能感受到眼周皮肤开始发烫,不得不说这很舒服。眼膏在热度的催化下释放着淡淡的蓝莓味,萦绕鼻尖。
  等下开会的时候要去让经理把这东西卖我一台,带回去放松助眠。
  我带着这样的想法,意识渐渐坠入黑甜乡。
  醒来的时候我精神头好了一些,不再有刚刚提不起劲的感觉。也许是咖啡的作用,也许是短暂的睡眠。我谢过小姐姐后带着资料出门往总店出发,临走前交代他们如果没事就提前关门。
  季度总结会一如既往的无趣又枯燥,我偷偷掐着自己的手腕让自己不要睡着。
  头脑中像是进了一万只蚊子,嗡嗡的,吵的头疼。
  我偷偷点开手机,本丸微信群里小姑娘们问我什么时候回去,说是渚雪和未来的男朋友来了,大家想搞点好吃的聚一下。
  “辛姐你有啥想吃的吗?”清行在群里艾特我问道。
  “……恭喜辛夷带领时尚店获得本季度的销售冠军!”我正要回复,在台上讲话的经理突然很大声的公布了我的名字,然后就是其他店长对我道喜。我这才反应过来我们店获得了销售冠军。
  也就是说,下一个季度,我们店所有人的奖金会提升一节。
  “你们喜欢吃寿司吗?我订了两盒寿司。”去台上讲了一下感言后我也没有心思听经理继续废话了,肆无忌惮的偷偷摸鱼。
  看群里大家都很喜欢寿司的样子,我从app上订了两盒寿司豪华套装送回公寓,然后在微信上戳蜻蛉切。
  “亲爱哒亲爱哒,我要加薪啦!”
  没过几分钟蜻蛉切回了过来,先和我说了一声恭喜然后问我为什么。
  “我们店获得了这次的销售冠军,所以我们店通通加薪!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厉害?”我飞快的在手机上打字,“村正老师,你看我这么厉害了,有没有奖励啊?”
  “当然有。今晚来我家吧,我请你吃大餐?”
  “哎……今晚大概不行哦。今天我们公寓要聚餐来的。”我回复过去一个哭脸的表情,随后回复,“啊对了,你今晚有事吗?没事的话和我们一起来聚餐吧!有大菜哦!”
  “让我们一起对年轻人展开猛烈的狗粮攻势吧!啊哈哈哈哈哈哈!”说完我将页面切到本丸群里,询问小姑娘们介不介意我带蜻蛉切过去。
  “来来来!来来来!”
  “今夜星光璀璨,今晚男友聚会!”
  “不介意不介意,一百个不介意。”
  果然收到了很热烈的回应啊。
  我将小姑娘们的回应截图发给蜻蛉切,继续劝:“你看,你很受欢迎啊。来嘛来嘛。”
  “啊……那好吧。”蜻蛉切发来一个有些无奈的表情。
  看到他同意,我开心的快要跳了起来。
  “那,公寓见喽。”
  
  在所有项目进行结束后,我们的总结会议终于结束了。外面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路灯将世界染上了温暖的明黄色。
  小姑娘们早就在微信群里告诉我蜻蛉切已经到了的事。清行和鹤丸还单独戳我说要好好向蜻蛉切报我天天跟她们发狗粮的仇。
  “喂喂喂,你们不要欺负他哎!”我举牌抗议。
  “抗议无效!啊哈哈哈哈哈!”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看到这两位的回复,我是深信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句话。
  蜻蛉切问我什么时候回去,说如果太晚要过来接我。
  “不用了,我这边完事了,马上回去。”我回复了他后抓紧时间站起来收拾东西准备撤退。大概是起太猛了,我站起来的时候眼前一片乌黑,天旋地转。
  “慢点慢点。”在我旁边的总店店长姐姐扶了我一把,让我避免了摔倒在地的窘境。“辛夷,你脸怎么这么红啊?不舒服吗?”她有些关切的问我。
  “哎?是吗?”我用手捂住脸颊,感觉是有些烫,“大概是热的吧。咱们会议室太闷了,改天得跟谢总反应下。”
  “哎,谁说不是啊。你们不常来不知道,我们总店的天天在这里开会,夏天的时候都快闷死了。”店长姐姐一边发牢骚一边与我离开会议室。在楼下说了会儿话后我便与她告辞了。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想下一秒就见到蜻蛉切的心情。
  我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庆幸现在过了晚高峰。不然的话天晓得我要在路上堵多久。
  在出租车上,我发觉自己头晕的越来越厉害。整个脑壳里像是被塞了一个超低速搅拌机,将我的大脑小脑一圈一圈的搅着。我将头靠在座位上闭上眼睛,希望可以缓解一下头疼。
  结果闭上了眼睛我才发现,不光是头,身体的各个关节都在隐隐作痛,肌肉也在发酸,全身使不上一点力气。
  苍天啊,我不会发烧了吧?我伸手探了探额头,并没有感到烫手。大概是这一个暑假的忙碌累到了,突然放松下来所以积攒了两个月的疲劳排山倒海一般汹涌袭来。
  明天啥也不干了,好好睡觉休息。我闭上眼睛继续休息,直到司机将我叫醒告诉我目的地到了。
  付了车钱,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向公寓一步一步的挪。刚到门口便听见屋里女孩子们欢乐的笑声,不知道她们聊了些什么。
  “姑娘们我回来啦!”我走进客厅,果不其然看到蜻蛉切被一群小姑娘们围着。
  “回来了。”蜻蛉切看到我马上皱起了眉头,“你脸怎么这么红啊,不舒服吗?”说完便过来伸手要探我额头。
  “嗯……有点头晕,我上去喝点水吃个药。”我歪到他怀里蹭了会他健硕的胸肌,然后让他继续坐,我离开客厅去屋里换个衣服。
  套装高跟鞋什么的,真是要了命了。
  
  蜻蛉切揉了揉辛夷的头发,低声和她说了一句辛苦了后目送她离开。辛夷站在楼梯口就脱了脚上的高跟鞋,赤着脚踩着楼梯上楼。
  “哇哦!好闪啊!”几个小姑娘捂着眼睛夸张的大喊,这让蜻蛉切有些不好意思。
  刚刚等待辛夷回来的时候,这些小姑娘你一言我一语的向蜻蛉切“控诉”辛夷日常的“虐狗”行为。如果不是亲耳听见,蜻蛉切还真不知道辛夷在外人面前把他夸的天上有地上无的。这让他着实有些羞赧,但心里也有些开心。
  毕竟谁不喜欢听夸赞啊。
  “难不成你们的男朋友不会这样对你们吗?”蜻蛉切笑着对小姑娘们进行反击。谁知话音刚落他们便听见外面楼梯间一声惊叫,然后是什么重物滚落的声音。
  “辛夷?!!”蜻蛉切听出那是辛夷的声音,马上冲出了客厅。其他人见蜻蛉切变了脸色,也赶紧跟了出去。
  楼梯间里,辛夷脸朝下趴在地上,脚上的拖鞋一只在地上一只还在楼梯上。辛夷双眼紧紧闭着,脸色通红,活似一只被煮了的虾。
  “辛夷!”蜻蛉切冲过去把辛夷抱起来,探了探她的额头发现她发烧的厉害。蜻蛉切晃了晃辛夷,发现她完全没有要苏醒的样子。
  “辛夷!你醒醒。辛夷!!”
  

评论(8)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