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阴阳师手游】阿妈是个点唱机

16年11月写的,似乎没在乐乎发过所以来存个档
由于是以前一时激动的产物所以有好多ooc和bug所以还看在时间久远的份上别找我谈人生了
写于2016年11月
2016.11
2016.11
看清楚时间,所以不要问我为啥没有彼岸花啊一目连啊啥的,因为那时候他们还没出……
纯吐槽向,无cp






晴明大人你好,今天我们【对我们,我们寮所有的式神来吐槽】想来吐槽自家阿妈,题目就叫《阿妈是个点唱机,这让我们怎么好好打仗!》

我们家阿妈血统还行,听她朋友说她是个欧洲人,可阿妈总是自称亚洲人,好吧那就姑且算是亚洲人吧。

阿妈对我们也都很好,狗粮觉醒材料从来没克扣过,御魂也都是尽量给我们凑好的,然而我们非常忍受不了的一点是,我们家阿妈是个点唱机,每次打仗的时候我们在前边打,她在后边悄咪咪唱歌,还美其名曰什么个人专属BGM,让我们在打架的时候有些激情。

然而,每次听到阿妈的歌,我们谁都没有激情,有时候只想把自己手上的大招招呼到她身上。

那么下面,我们就盘点下阿妈给我们唱过的歌。

大天狗: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吹啊吹啊我欧洲人的骄傲。

据说大天狗从此之后故意不那么准确的掌控力道,故意让风吹乱阿妈的头发。恩,所以阿妈每次打完架头发是特别放纵。

青行灯:灯!等灯等灯!【因特尔广告】

青行灯大人表示除了翻白眼她没有任何表情,

妖刀姬: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

当初妖刀听到这个的时候手一滑,刀差点撇出去。

小鹿男:平安第一小鹿男哟~嘿敲敲锣,智美双全小鹿男哟~嘿敲敲锣,最美丽的小鹿男哟你们没有小鹿男哟!

据说小鹿男还是很喜欢这歌的,而且阿妈说的也都对,基本上这是唯一一首不会引起大家反感的歌。当然,除了对边的人。对边的人说阿妈在嘲讽他们脸黑。

鬼使黑:我们的家啊啊啊啊乡昂~在希望滴田野上昂昂~

我们曾经悄咪咪问过阿妈为啥是这首歌,阿妈说小黑的镰刀让她想起了幼年时和姥姥一起在田野里割麦子的情景,顺便给我们开会,主旨是劳动人民最光荣。

判官: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是不是上帝在我眼前遮住了帘,忘了掀开~~~~

下场之后判官就抱着他的大毛笔哭唧唧,说自己不是瞎子你看他觉醒之后就把眼帘拿了。

凤凰火:我的热情!哈!好像一把火!燃烧了整个沙漠哦哦哦!

凤凰火姐姐比较较真,大招出完就回头和阿妈说“阿妈我们这里没有沙漠啊。”

虽然阿妈唱的歌有时候挺烦人的,不过我们也不怎么和她计较,毕竟她是给我们吃穿给我们家的阿妈呀。然而有一次,阿妈的歌捅了篓子。

有一天,阿妈在座敷童子打火的时候突然来了一句烛光里的妈妈。这可不得了,座敷童子当时就哭了,架也不打了坐地下哭得那叫一个委屈,一边哭还一边喊妈妈,搞得对方心里都不落忍,也都停了手看我们这边哄孩子。当时阿妈也快急哭了,一个劲儿跟座敷童子道歉,说以后不唱这首歌了给换一首。

然而我们也不知道阿妈给座敷换成了啥歌,因为我们没怎么见座敷出来打架了。

倒是大天狗的歌换了,换成了“大风车吱呀吱悠悠的转”。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