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陆奥婶】食为媒

 陆奥守吉行x女审神者
有私设,ooc严重,慎入
关于审神者的身体情况,完全是剧情需要的瞎掰乱造,请大家不要太过较真





    初秋的本丸已经能感受到一点点寒意了,不过好在阳光够充足,晒的人暖洋洋的。
  浓郁的香气笼罩着本丸的厨房,远志穿着围裙站在料理台旁边,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的初始刀陆奥守吉行。
  摆在陆奥守面前的是一碟刚刚烤好的曲奇饼干。鸡蛋,黄油,牛奶,面粉混合浓郁的可可和清香的抹茶,混合均匀后用裱花袋挤出各式各样的形状,铺在烤盘里推进烤箱烘烤。到时间后打开烤箱们,香气爆炸一般填满整个厨房。
  陆奥守拿起一块可可曲奇端详半天后放到嘴里细细品尝,远志一脸紧张的看着他,忐忑的等待着评价。
  “哦哦哦!这个真好吃啊主公!哎呀——”陆奥守又拿了一个原味的尝了尝,随后冲远志竖起大拇指,“这个太棒了!咱尝到了文明开化的味道。”
  “文明开化是个什么味道啊,不懂得啦。”远志见陆奥守十分满足的表情这才放下心来,走到冰箱边拿出更多的黄油和鸡蛋,“吉行喜欢的话都吃掉吧,如果觉得腻这里有红茶,你可以拿去配。”
  “唔,主公你不吃吗?”陆奥守咬着曲奇看远志用量杯称量着牛奶面粉和砂糖,问道。
  “我在戒糖啊,吉行你忘了吗?你看,我脸上最近在长痘痘,可不敢吃甜食。”远志用沾着面粉的手指了指自己脸上新冒出的几颗痘痘,叹了口气。
  “哎,真是可惜。”陆奥守见远志脸上沾上了面粉,伸手帮她拍掉后又问,“不过就一块的话,应该也没事的吧?”
  “一块也不行啊……人类的身体,尤其是女性的身体很麻烦的,有一点点差错就会表现出问题,比如痘痘啊黑眼圈啊……”远志皱着眉头,很忧愁的看着陆奥守,“难道吉行希望我变丑吗?”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主公很可爱的啊不会变丑的!”陆奥守连连挥手,否认远志的话。
  “唔那就借您吉言啦。”远志看着原本放满曲奇的盘子渐渐空了,便拜托陆奥守吃完后刷一下盘子,随便清洗一下水槽里的裱花嘴。
  “主公你真的不吃一个吗?”陆奥守看着盘子里最后一块曲奇有些不甘心。
  “不吃啦,吉行快点吃完去休息吧,最近接连出阵和远征真的辛苦你了。”
  “可是您这么辛苦的做出来一个都尝不到,有点可惜啊。”
  “没事,我看吉行吃的很开心就可以了。”远志停下分离蛋清蛋黄的手冲陆奥守笑道,“而且我今天的饮食量已经够了,不可以再吃了。”
  “哎,看别人吃和自己吃是两码事啊。”吉行小声嘀咕着,吃掉最后一块曲奇刷盘子。
  远志和其他审神者不同,她很少吃东西。
  至于原因,陆奥守也是知道的。
  远志曾经因为疾病切除了半个胃,本来食量就小的她,现在的食量在陆奥守眼里犹如两只麻雀。
  可这也没办法啊,一旦吃多了,远志那脆弱的胃壁就有可能爆开,危及生命。
  陆奥守刷完盘子和裱花嘴,与远志告别,离开厨房去喊今天负责饮食的刀来帮忙。
  虽然远志经常说看到陆奥守吃东西就像自己也吃到了。
  说陆奥守吃东西的样子很有感染力,她不知不觉中也能体会到享受美食的幸福。
  可不能真正痛快的享受美食,这真是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了。
  
  陆奥守吉行刚到本丸的时候,本丸除了一栋大房子和远志什么都没有。
  真正的家徒四壁的感觉。
  这是远志当时说的。她笑着和陆奥守去万屋买了一大堆食物和日用品,还有锅碗瓢盆。两个人连背带提回到本丸,大大小小的购物袋在庭院里堆成小山。
  “啊……哈……哈……主公……人类的生活都是这么累的吗?”陆奥守将一袋冷冻食物扔在地上,直接大字型就地躺下大口喘气。
  “对啊……是不是很新奇的体验啊?”远志用一个蓝色发夹将头发全部束到脑后,然后从地上捞起放着食物的袋子往厨房运去,“陆奥守先生你也不要躺着了,帮我把这些袋子归位吧。然后我给你做点好吃的!”
  “啊……来了来了……”陆奥守有气无力的喊了两句,然后从地上爬起来和远志一起搬运购物袋。
  将锅碗瓢盆放进橱柜,将食物分别塞进冷藏室和冷冻层。做完这些后远志烧了一壶水,然后一屁股坐到椅子上不想起来。
  同样不想动的陆奥守趴在桌子上问远志为什么要买这么多东西,“现在本丸就我们俩啊。哦还有狐狸。”
  “啊,个人习惯而已……以前在国外的时候,如果不一次性囤够一周的食物会有苦日子活的。”远志听见水壶发出嗡鸣声后强撑着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拿出锅来洗米。
  “陆奥守先生你喜欢吃什么啊?厚蛋烧可以吗?还有烤口菇。”远志问道。
  “好啊好啊,主公您做什么都行。”一听吃的,陆奥守立刻来了精神,跑到灶台边围观远志做饭。
  远志显然经常下厨,陆奥守看她动作干脆利落,腌好蘑菇后开火热锅,随后打蛋调味下锅翻卷一气呵成。小小的灶台对远志来说如同一片战场,而远志则是战场上无往不利的巾帼女将。
  吃饭的时候,陆奥守看着远志拿着汤勺往自己碗里舀了一点点米饭后将整锅都给了他,不由得好奇:“主公你吃这么点啊?”
  也就是这一天,陆奥守知道了远志的特殊情况。缺少了半个胃的少女消化系统比常人要脆弱很多,食物必须少油少盐低糖低脂,辛辣生猛不吃,过热过冷不吃,再加上远志又是过敏体质,家常菜里有八成上了她的禁食名单。
  远志之所以成为审神者也是因为她的身体。时之政府承诺会免费提供她所需要的营养液来维持身体康健。这样对于远志来说可以省下一大笔钱。
  “当然了,代价是我不能随意回现世。父母啊家人啊朋友啊,短时间也见不到了。”远志戳着被热汤泡软的米饭,抬头冲陆奥守笑了笑,“不过这也挺好啊,至少我可以活下去了。”
  “虽然不能见到朋友们,但是很快我就会有新的朋友了不是吗?比如别的审神者,比如其他的刀剑男士。就拿现在来说,我不是认识了你吗陆奥守先生。”远志笑着看着陆奥守,认真问他,“我们可以做朋友的吧?”
  “当然了!怎么不可以啊!”陆奥守连连点头,随后又问道,“可是,有这么多东西不能吃,主公不会难受吗?”
  “没关系啊,因为现在我有你了。你吃东西的时候看着非常幸福呢,我光看你吃就像自己也吃到了一样。”
  “那说定了,以后主公有什么想吃但是不能吃的食物,就让咱来帮你品尝吧!咱一定会仔细描述味道的,仔细到就像主公你亲自吃过一样!”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远志眉开眼笑,搅动泡饭的手都转的快了起来。
  于是,在本丸的第一天,审神者远志和她的初始刀立下了奇怪的约定。
  
  随着本丸的渐渐发展,越来越多的刀来到本丸,远志也由一开始的亲自下厨变成了日常安排餐饮当番。不过远志时不时还会下厨做点什么,有时候是点心,有时候是番茄味浓重的意大利风味食物。不过这些都是专门给陆奥守准备的。也许是由于他是初始刀,也许是由于只有他知道远志的身体状况。
  出阵任务不重的时候,远志经常和陆奥守一起待在厨房里,伴随着抽烟机的嗡鸣和炒菜的刺啦声,还有食物的香味,远志将自己以前在国外求学旅游的经历分享给陆奥守,有时候还会用平板电脑给他展示当时所拍摄的照片。
  与异国风情一起可以享受的,还有远志亲手做的食物。不得不说远志真的很擅长做饭,陆奥守每次吃到她的手艺都无比惊叹。
  “不要告诉别人啊,这是初始刀的特殊福利哦。”远志坐在他对面双手托着下巴,看着陆奥守将食物吃完后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
  远志的身体不适合随部队出阵,也不能带领远征。陆奥守怕她天天处理公文和学习历史太过烦闷,每次出门都会给她带点什么。从路边的花花草草到好看的石子,从精美的发饰到优雅的布料,陆奥守穿梭在不同时代,每看到什么东西都会联想到远志。
  这个她戴一定好看,那个东西她可能会喜欢。陆奥守总是想象着远志收到礼物时脸上绽放的温暖笑容,那笑让他心里暖暖的,非常舒服。
  “那个家伙,是不是喜欢主君啊。”有时候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会随着陆奥守一起远征,每次他们看到陆奥守回到本丸后看着远志的表情就没由来的一阵恶寒。
  “不能吧?他又不可爱,主君怎么会喜欢他呢?”加州清光仔细打量了一遍陆奥守,坚定摇头,“不会不会,绝对不会。”
  可是对远志来说,陆奥守是不同的存在。也许是因为他是自己的第一把刀,也许是因为他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体情况后非常严格的监督着她的饮食,也许是他喜欢吃自己做的点心,也许是他爽朗的笑声。
  也许,是因为他曾经一脸心疼为自己包扎被烤箱意外烫伤的手;也许,是因为他重伤手入时还笑着安慰自己说没事。
  总之,在远志意识到的时候,这个人已经在她心里占据了大片的位置。当某次和有人聊天时远志无意中冒出几句土佐口音的话时,她意识到自己没救了。
  她已经深深被陆奥守收服了,满心满眼都是他。
  如同冰天雪地里的一杯热茶,香甜,温暖。
  
  “陆奥守,你喜欢草莓千层吗?这个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远志拿着杂志对陆奥守说道,“你想不想尝一尝?”
  “好啊好啊,不过麻烦主公了。需要什么食材和咱说,咱全部帮你带回来。”
  “嗯,奶油倒是还有,不过你要是遇到的话再带几个回来吧。还有草莓。”远志将清单列好交给陆奥守,将他送出大门,“路上小心啊。”
  “哦,等咱回来吧!”陆奥守冲远志招招手,大步向万屋走去。
  远志目送着陆奥守的背影,心里期待着他吃到草莓千层时的表情。
  陆奥守大步走着,脑海中全是远志看着他吃东西时的样子。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一直这样下去啊。
  在这一点上,两个人的想法倒是完全一致呢。
  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食物给他俩做了媒。
        好一出食为媒啊。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