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蜻蛉婶】坠入爱河番外 让你愧疚

  现代设定
私设一堆还ooc
废话讲不停
前文见tag“公寓企划”




         周日下午7点半,我还在店里忙着。
  大概是明天要上课的缘故,今天有好多学生来配眼镜,店里比平时有一点忙碌。蜻蛉切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给一个学生检查他的隐形眼镜使用情况。
  “抱歉啊刚刚在忙,怎么了?”送走顾客之后我给蜻蛉切拨回去,他很快接通,问我要不要出去吃晚饭。
  “家里什么菜也没有了,买了再回去做太晚了,我们外边解决了吧。”
  “好啊好啊,我们去李姐店里吃兔头吧。”我兴奋的提议道。李姐家的红烧兔头味道真是一绝,浓厚的酱汁裹着辣和麻,咸鲜香辣一口在嘴中爆炸,再来一碗凉的刚刚好的白米饭,那味道光是想想就让人流口水。
  然而蜻蛉切似乎并不喜欢,电话里他吸着冷气,光听声音我都能想象出他皱着眉头并不苟同的表情。
  “不要吧,兔子头……怪渗人的。”
  “可是我想吃。我都好久没有吃兔头了……”我看看店里现在并没有多少顾客,适宜收银妹子注意店面情况后走到后面验光室冲蜻蛉切撒娇。
  “兔头在我心,爽过海洛因。我都好久没啃兔头了快要坚持不住了……”其实也没有很想吃来的,只不过这次突然想起来了就想吃的不得了。
  我听着蜻蛉切还是有些犹豫,于是继续撒娇和加码:“你带我吃一次兔头,回去你干嘛都行,怎么样都行。”
  “怎么都行?你确定?”蜻蛉切轻笑了一声,反问我,“要你干什么都行是吧?”
  “限制级除外!”我反应过来,连忙加一个限制条件,“其他的都可以,刷碗啊拖地啊倒垃圾啊换煤气罐啊,大爷让干嘛咱就干嘛。”
  “算了算了,咱们家不用煤气罐的。”蜻蛉切叹了一口气,最后还是松了口,“给你点个兔头,其他菜我点,我点什么你吃什么好吧?”
  “海鲜除外。”
  “你可以不吃海鲜。”
  “成交!”
  “那行,等你快下班和我说,我去接你。”
  “好嘞好嘞。”我走出验光室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店外没什么人了的街道,让蜻蛉切先过来。
  “反正没什么人了,我们收拾收拾就下班了。”我挂了电话,招呼店员们打扫卫生,准备关门。
  蜻蛉切接着我到了李姐店里的时候,那里正忙的热火朝天。李姐让小哥把我们带到预定的座位后又离开给其他顾客点单了。
  “哦哟,这里生意这么好。”我看着脚跟打脑背的店员不禁感叹,“幸亏咱们提前预定了,不然怕是坐到10点都赶不上吃的。”
  “赶不上吃的不至于,但是还有没有兔头我可不敢保证了。”李姐的老公端着一个餐盘来上菜,我最喜欢的兔头正躺在盘子里,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诱人的光。
  “那可不要,这里的兔头最好吃了,吃不到我可要闹。”我冲着兔头搓搓手,戴上一次性手套熟练的拆卸着兔肉。
  “就知道你喜欢所以特意给你留了。”李姐夫笑着和蜻蛉切说毛豆花生在柜子那边让我们自理,然后送了我们一扎啤酒后就去忙了。
  “吃好喝好啊,我就先不招待你们了。”
  “嗯嗯,哥你忙着吧。”蜻蛉切从李姐夫手上接过啤酒杯,随后看着啃兔头啃的正欢的我皱眉,“哎,真是不能理解你为啥会喜欢吃兔头。”
  “因为好吃啊。”我将兔头上的舌头与上颚那部分肉撕下来,这一部分和眼球是我认为最好吃的部分。我将它们递给蜻蛉切,笑眯眯的看着蜻蛉切一脸纠结的疯狂摆手。
  “不用不用,你自己吃就行了别给我。”
  “哎,你这样兔兔会伤心哦。”我故意撅起嘴巴一副很沮丧的样子,“兔兔为了让我们可以享用到美味都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哎。”
  “所以这份美味涵盖的意义太重,我无福消受还是你来吧。”蜻蛉切拒绝了我的邀请,夹了一块鸡肉低头吃了起来。
  我看着蜻蛉切忍不住想笑。别看蜻蛉切是个身高快两米体重二百多的彪形大汉,实际上他的饮食爱好和他的外形一点都不符。蜻蛉切超爱甜食,奶油蛋糕和各种大福是最爱。而我是咸党,钟爱鸭头凤爪兔子头这类卤味,还有鸭心鸡架这类动物零部件。对于这些东西,蜻蛉切表示不能理解。
  他觉得动物的头什么的很恐怖,而吃动物的头这个动作太惊悚了。所以自从和蜻蛉切一起后,我就很少在下班的时候去绝味打包一份鸭心鸭锁骨啥的回家就啤酒了。
  当然,蜻蛉切钟爱的甜食在我这里也是行不通的。我觉得市面上的甜点都太甜了,我吃一口就会觉得嗓子被糖堵住。
  除此之外,蜻蛉切喜欢味道清淡的淮扬菜,而我喜欢味道比较重的川菜鲁菜,这一点上我们的不同也是很大的。
  然而我们两个人一直相处的很融洽,这也十分令人震惊。
  总的来说,其实是蜻蛉切一直在迁就我。他很少会说我今天一定要吃这个不吃不行这样的话。而且,蜻蛉切特别好养活,给他什么他都吃,只要是吃不死人的食物他都会欣然接受。而我,如果给我的食物是我不喜欢的,我宁肯饿死也不要吃一口。
  蜻蛉切经常说我太挑嘴,这对身体不好。说实话蜻蛉切还是第一个说我挑食的人。而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挑食,我只是讨厌吃的东西比较多而已。
  什么葱姜蒜香菜肥肉蹄筋,这些不好吃的不好咬的食物一般都会被我挑到蜻蛉切碗里。还好他不会嫌弃我,每次都是很愉快的把我捡出去的食物吃的一干二净。
  虽然不剩饭吃饭快是好事,不过有时候这也不是很好。
  当我啃完两个兔头打算就着点菜吃米饭的时候,发现桌上的菜已经没剩下多少了。
  “蜻蛉切,你们那里今天很忙吗?”我问道,“看你今天特别饿的样子。”
  虽然蜻蛉切平时吃饭就运筷如飞,可是风卷残云到这个地步我也有些吃惊。
  毕竟我才啃了俩兔头,这也没花多长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吃掉三盘菜,这个速度很是惊人了。
  最关键的问题是,我还没吃饱你就把菜给吃没了啊蜻蛉切先生!
  我吃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阿!
  “嗯,有一点。”蜻蛉切似乎没有感受到我的抓狂,和我讲了今天下午有好多家长接孩子来晚了,然后他们就在小孩子的提议下玩了一会儿老鹰捉小鸡。
  “小孩子太能跑了。”蜻蛉切感叹道。我认命的点点头,看了看桌子上为数不多的菜,拿勺子舀了点菜汤放在米饭里拌匀,然后自己倒了一杯啤酒下饭。
  啤酒是带汽的,多喝点也能增加饱腹感了。
  当我用喝水的架势喝掉第二杯啤酒的一半时,蜻蛉切似乎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
  我看到他扫了一眼桌子上的残羹剩饭,一下子红了脸,然后将菜单递给我让我再点个菜。
  “不好意思啊,把你给忘了。”蜻蛉切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子,一个劲的让我再加个菜。
  “不加了,我也快吃好了。”我舀了一勺沾着菜汤的米饭,故意看了很久,装作在努力让自己吃下去的悲惨样子。蜻蛉切见状更是不好意思,挨着念着菜单上的菜,问我这个行不行那个好不好。
  “不要了,你点了我也不吃,我要让你愧疚。”我耷拉着眼皮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吞下最后一口米饭和啤酒,拿着包站起来,“走吧,回去了。”
  “辛夷你还有什么想吃的嘛?”结过账坐到车里,蜻蛉切没有发动汽车,而是看着路边熙熙攘攘的大排档和小吃摊问我还要不要吃点别的。
  “你想吃什么啊我去给你买去。”蜻蛉切歉意的笑着摸着我的头,再次问道。
  “我想吃你。”我转过头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说道。
  车窗外的霓虹灯和店铺灯光投射在他眼睛里,如同点点星光。我认真的注视着他的眼睛,突然觉得口干舌燥。
  原本就半饱的胃袋发出悲鸣,蜻蛉切听到后顿时露出无奈又抱歉的笑:“我去给你买个烤冷面好不好?加肠和金针菇,不要葱和香菜。”
  “嗯。”我揉着肚子点了点头,毕竟饿着肚子很不好受,不过我还是有些生气蜻蛉切把菜都吃光了不给我留的行为,于是提出加码,“哦我还想要烤脑花和布丁奶茶。脑花微辣不要葱和香菜,奶茶要凉的。”
  “脑花……能商量下嘛?”蜻蛉切开车门的动作凝固了,脸上露出有些抗拒的表情。
  “不能,我想吃了。”我见蜻蛉切还是有些抗拒便补了一刀,“毕竟是拜那谁所赐我今天没吃饱。”
  “好好好,我给你买去。”我见蜻蛉切带着视死如归的悲壮表情去了卖脑花的摊子,心满意足。
  看在你压着对猪脑的恐惧和恶心给我买脑花的份上,回去我会好好报答你哦。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