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鹤婶】冬雪

鹤丸国永x @白衣温酒人 家婶
ooc是我的责任我道歉
白衣记得我们的互换哈
文笔渣,流水账
慎入

  下雪了。
  清行跑到廊下惊异的看着天上飘下来的片片雪花,不自觉的伸出手去。
  雪花被大风吹着,没头没脑的撞到清行手里,还有一些钻进她的衣袖和领口,在那里融化成水,带走一丝丝温暖。
  清行打了个哆嗦,将被稍稍打湿的手掌在裤子上擦了擦,回房间继续赶报告。
  离开的时候她的嘴角是上扬的,还轻轻哼着小曲,心情极佳的样子。
  下雪了,真好呀。
  由于连续阴天不见天日而导致的坏心情消失无踪。
  如同被雪花覆盖。
  
  清行写完本月的工作报告喊人来提交给狐之助时,发现来人不是那个白色的调皮古刀,而是三日月宗近。
  “爷爷?”清行见到来人有些惊讶,不过还是将文件整理好交给了三日月,“鹤呢?”
  “鹤丸他去远征了。”看到清行有些疑惑的表情,三日月也挑起一边眉毛问道,“哦呀哦呀,昨天晚上还是小姑娘你临时换的远征安排,难道你忘记了?”
  昨晚……
  清行想起来了,昨天她拜托鹤丸带队探查江户城下,查探时间溯行军之余顺便看看能不能将龟甲贞宗带回来。谁知鹤丸不知怎么了,每次都在王点前走进岔路,或者直接选择了伤亡比较重的探查路线,吓得清行紧急开启时间传送阵将他们带回来。
  查探任务不顺利,龟甲贞宗也不见踪影。虽然知道也不是鹤丸的错,但是心情一直很糟糕的清行冲鹤丸发了点脾气,当晚把他赶到二队让他去远征了。
  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啊,难怪呢,我说怎么今天本丸这么清净。”如果鹤丸在的话,她也不会顺利的一口气赶完报告。
  如果鹤丸在的话,他大概会跑到自己身后黏着自己吧。
  现在下雪了,他们出去的时候有没有带伞啊……
  清行看着外面忧心忡忡。
  室外已经积攒了一片白色,不怕冷的短刀在院子里嬉戏打闹着。鲶尾藤四郎抱着一坨巨大的雪球要往他的兄弟们身上扔,然而被完美的躲开。
  如果鹤丸在……
  清行惊讶的发现自己满脑子都是鹤丸。她送三日月离开后翻了翻今天的出阵记录,算算时间,鹤丸他们应该回来了。
  鹤丸他们一大早就离开了,下雪的时候差不多正是回程。他们如果没带伞的话,可会很狼狈。
  清行心中涌上一丝担忧。她连忙披了披肩抱着几柄雨伞踩着鞋子出了门。
  希望,希望来得及。
  
  清行出了大门没走多远就看到了自家的远征部队。看样子是正好赶上了大雪,所有人的头发都有些湿淋淋的,鹤丸将他平时很少戴的兜帽都带上了。
  全员一副狼狈的样子。
  清行连忙跑了几步上前,将手中的雨伞分发下去。
  对象和泉守兼定哈哈笑着,似乎很开心清行的行为。
  “瞧,主君还是很看重我们的嘛,哈哈哈哈哈哈哈。”
  身为队长的堀川国广看了看清行的神色,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接过雨伞到过谢后带着部队向本丸走去,独独留下了鹤丸国永。
  “哟,怎么跑出来了?”鹤丸国永还是一如既往的笑眯眯的模样,非常自然的伸手握住清行的手。
  掌心一片冰凉,如同握着一块冰。
  清行体寒,到了冷时候手脚总是冰凉的,要暖好久才好。
  鹤丸见清行只披了一件毛呢披肩,连手套帽子都没带,鼻尖和耳朵红的快要滴血一般就知道她很冷。果不其然,手已经冷的像冰了。
  “为什么要跑出来?在本丸等不好吗?”鹤丸国永问道。
  清行抬头看着鹤丸。明明是存世千年的古老刀剑,化为付丧神却一副少年的样子。
  清行盯着鹤丸流金一般的眼睛抿起嘴唇,随后才小声讲了一句对不起。
  “嗯?什么什么?”
  风雪声太大,鹤丸侧着耳朵又问了一遍,刚刚他没有听清清行在说什么。
  “我说,对不起!昨天的事……”清行看了一眼鹤丸迅速的低下头。如果不是一只手被鹤丸握着,她一定要把手指绞成麻花了。
  “昨天。我不该对你发脾气的,还把你赶出来远征。”
  “哎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哦。”鹤丸瞪大眼睛故作惊讶的拍了拍胸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你居然道歉了。”
  “喂!”清行有些生气的抬起头看着鹤丸,“难道在你心里我一直都是个无理的人嘛?”
  “不是不是不是。”叫清行生气了鹤丸连忙摇头否认,衣服上装饰用的金色链条也随着他的动作不停晃动。
  “昨天我也做的不好,没能帮你找到龟甲。”鹤丸将清行的手拉到唇边轻轻哈气,“其实我有点不想你拥有龟甲。如果龟甲贞宗来了,你就不会经常陪我了。”
  鹤丸的声音低低的,如同这昏暗的天色一般提不起劲。
  “嘛,新刀来了确实,担任近侍的时间比较久,也是为了提升战力。”清行突然意识到鹤丸异常的语气,像是发现什么一样问道,“鹤丸你在吃醋吗?”
  “切,才没有。”鹤丸嗤了一声,打着伞拉着清行向本丸走去。
  “我不信。”
  “都说了没有了。走了走了回去了。”
  “鹤丸你绝对是吃醋了,我看见你脸红了。”清行仔细观察着鹤丸的脸色兴奋的说。
  “错觉。”
  “鹤丸你放心啦,我最爱你的。”
  “嗯,这个我信。”
  
  
  

评论

热度(35)

  1. 白衣温酒人眼镜娘安娜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写文玄学,安娜刚写完我家爷就捞到了龟甲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