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蜻蛉婶】讨厌与喜欢

  一直以来,本丸的近侍一职都是蜻蛉切担任,除非是政府开启了战力扩充活动或者联队战。
  平时,辛夷经常在完成工作后与蜻蛉切聊天,或者在工作进展情况不佳的时候扑到蜻蛉切怀里索求拥抱来充电。对于辛夷的这种行为蜻蛉切是很喜欢的,不过他没有表现出来。
  毕竟辛夷是大家的审神者,是本丸所有刀剑男士的主君,他只是一杆枪而已,不能有独自拥有主君的奢望。
  然而最近,辛夷有些冷落蜻蛉切。
  一开始只是很少与蜻蛉切有肢体接触,亲吻和拥抱依然是没有了。随后是渐渐减少的语言交流,再后来辛夷不知在忙什么,蜻蛉切有时候两三天都看不见她的人影。
  最后,在巴形薙刀限锻期间,辛夷在锻刀房消耗了五万资源后收手了。她将本丸的近侍换成了三日月宗近,让蜻蛉切成为第二番队队长,负责远征。
  被换下近侍职务蜻蛉切内心还是有一丝不开心的。然而他想到三日月宗近是刚刚来到本丸的刀剑需要尽可能快的成长为本丸的主要战力后便释怀了。
  毕竟当初自己刚刚来到本丸的时候也担任了很久的近侍。
  不过,这一丝的不愉快在他远征回来后看到辛夷神情低落的被三日月宗近揽进怀里后迅速放大,如同带刺的藤蔓瞬间占据整个心脏,尖锐的刺痛传遍四肢百骸。
  您为什么会对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呢?
  您不再信赖我了吗?
  蜻蛉切紧紧握住手中长枪,不断在心中告诉自己辛夷是大家的审神者,是大家的主君,自己不可能单独拥有她。然而,平时对自己非常有用的想法这次一点作用也没起。
  那些刺依旧埋在心脏中,随着它的跳动而产生痛苦。
  蜻蛉切第一次知道原来身为人类还有这么痛苦的时候。
  但他还是冷静的将远征报告和物资交给了辛夷,随后施礼,离开。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只是,离开的蜻蛉切没有看到他背后的辛夷看他的眼神。
  那杏仁一样的大眼睛里含着少于泪水,一副马上就会哭出来的样子。
  
  这样没有交流的日子持续了半个月,一天夜里,蜻蛉切在本丸巡查的时候听到敲门声,打开门一看发现外面站着的是自家审神者辛夷还有别家的审神者。
  “辛夷有些喝醉了,你快带她去休息吧。”这位审神者是辛夷的好友,今天也是她邀请辛夷去参加聚餐的。蜻蛉切从她手里接过辛夷,向她道过谢后便扶着辛夷回了房间。
  进了房间,蜻蛉切小心的将辛夷扶到椅子上坐好,拿起水壶想给她倒杯茶却发现水壶中空空如也。蜻蛉切无奈之好去了厨房烧了一壶热水,泡了一壶辛夷最喜欢的茉莉花茶端回房间。
  蜻蛉切回来的时候辛夷已经清醒了许多。她沉默的看着高大的枪男士将氤氲着蒸汽的茶水倒进杯子,放在一边冷却到可以入口后才递到自己面前,还出言提醒:“小心烫。”
  辛夷就是这个时候开口的。她抬起头来看着沐浴着月光的蜻蛉切,问他:“蜻蛉切,你是不是讨厌我。”
  辛夷的声音在呼唤出枪的名字后便开始颤抖,到了讨厌二字时音调破碎成碎片。辛夷努力控制着眼中的泪水,然而血液中的酒精将这份控制力降低到几乎不存在。话音刚落,辛夷姣好的面容上满是泪水。
  蜻蛉切被泪流满面的审神者吓了一跳,连忙正坐否认。
  “那你为什么,都不理我呢?”辛夷离开椅子跪坐在蜻蛉切面前,双手紧紧抓住自己的衣角,努力地让自己不要哽咽失声,“我亲吻你的时候,我拥抱你的时候,我牵你手的时候,你都神色清淡,一点都没有开心的样子。难道你只是把它们当成是一个任务去完成吗?”
  “在蜻蛉切心里,到底是怎么看我的呢?”辛夷彻底的哭了出来,她双手捂着嘴巴,眼睛看向一边。还穿着大衣的她整个人都缩在地上颤抖着,那么小,又毛茸茸的一团,如同一只在瑟瑟发抖的兔子。
  “在在下心中,您是出色的主君……”
  “只是主君吗?”蜻蛉切的话被辛夷打断,少女抬头看着他,潮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如同被露水打湿翅膀的蝶,“难道在你心中,我与本多忠胜大人一样吗?”
  “不!”蜻蛉切摇头道,“您与本多大人怎么一样呢?”
  “呵呵,对啊,我怎么会跟本乡大人一样。”辛夷低下头自嘲的笑着,那沾着泪的笑声让蜻蛉切感觉嘴角发苦,“本多大人可是百战百胜的战神,而我是个连太刀都挥不动的废物,我哪里有资格跟他比较。”
  “真是对不起啊蜻蛉切,要你跟随一个这么没用的主君。”辛夷苦笑着用手将脸捂住,深深的弯下腰将自己在地板上缩成一只虾米。
  “主君!”蜻蛉切难得的对辛夷加重了语气,他将辛夷从地板上扶起来,抓住她的肩膀强迫她与自己对视,“请您听我把话讲完好不好?”
  “在我心中,您虽然不如本多大人强大,但您与他的地位是相同的。身为君主,不必事事强于属下。虽然您力量弱小,但是您将本丸打理的井井有条。这是您应当骄傲的地方。”
  也许是撩人的月色,也许是辛夷的眼泪,一直压抑着自己心思的蜻蛉切将心里话完完全全的说给了辛夷:“我十分尊敬您,爱慕您,怎么会讨厌您呢?然而您是大家所有人的主君,是我不对,是我没有恪守属下的本分,居然起了妄图独占您的心思……”
  “从上月开始您便渐渐疏远我了,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妄想被您察觉才被您厌恶疏远。我也在努力让自己从这个妄想中抽身,然而我做不到。”
  辛夷看着眼前的高大男人轻声的吐露着自己的心声,表情纠结的道出自己一直想知道的答案。辛夷突然觉得自己真是蠢得没救了,居然会认为蜻蛉切讨厌自己。
  “蜻蛉切,我不是因为讨厌你才疏远你的。那时候,我以为你不喜欢我。”辛夷抽抽鼻子,有些羞涩的说道。
  “我的主人,我永远不会讨厌您的。”蜻蛉切坐正身体,握住辛夷的手郑重说道,“我向您发誓。”
  “那你是喜欢我的吗?”辛夷将自己的手指挤进蜻蛉切的指缝,与他十指相扣。
  “喜欢。”
  如同一百万只蝴蝶一同从心脏飞了出来,辛夷仿佛听见自己的头顶上燃放起欢快的烟花。她凑过去亲了亲蜻蛉切的脸颊,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你可以独占我的哦,这是著主命,也是你的特权。”
  惊讶的神色浮上蜻蛉切的脸庞。他看着辛夷,仿佛被她的笑容所感染,他将辛夷的手拉到嘴边,虔诚的落下一吻。
  “是。”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