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蜻蛉婶】烟草

我流蜻蛉切x女婶的现paro短打
突发脑洞,紧急记录
觉得切叔吸烟大概会很性感
有ooc,慎入






  睡前喝多了水,辛夷半夜醒来,翻身下床直冲厕所。
  解决问题后,辛夷拖沓着拖鞋打算回房再睡一会儿,却隐约看见阳台上有个人影。
  什么人?
  辛夷瞬间清醒很多,悄声退回厕所,将放在门后的扫帚拿起来藏在身后,一步一步向阳台逼近。
  “辛夷?你醒了?”离阳台还有几步的时候,门一下子打开了。冬日呼啸的冷风扑面而来,冻得辛夷狠狠打了个哆嗦。
  伴随着冷风一起出现的,还有蜻蛉切和烟草的味道。
  蜻蛉切看到辛夷时很是吃惊,似乎没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醒来,燃着的半根香烟被夹在指尖,烟雾在空中缓缓升腾。
  “那个,你怎么醒了?”蜻蛉切退后了两步,将香烟按灭在一旁的烟灰缸里。见辛夷一动不动的盯着他,蜻蛉切解释道:“那个,我……”
  “你开着个窗户站在阳台上,不冷吗?”没等蜻蛉切说完,辛夷率先开口了。她皱着眉头走到蜻蛉切面前,伸手抓住他的手掌。
  平日温热的手掌现下一片冰凉,握在手中像是握着一块冰。
  “你看你手凉的,以后不要再大半夜开着窗户在阳台吸烟了,感冒了怎么办。”辛夷抬起头教育道。
  “嗯,我以后不吸烟了。”蜻蛉切低头看着辛夷,她两条细长的眉毛紧紧皱成一个疙瘩,整张脸都带上了不耐烦的神情,不知是因为蜻蛉切在寒风中吸烟还是因为烟味。
  “抱歉。”蜻蛉切垂下眼睛,郑重地向辛夷道歉。
  
  如果说有什么是辛夷最最深恶痛绝的,那一定就是烟味了。她不止一次向蜻蛉切表示过她对烟味的厌恶。辛夷曾说,她闻到烟草的气味就想吐。
  “还好蜻蛉切你不吸烟的,不然我绝对不会选你。”这是她的原话。
  正是了解辛夷厌恶烟草,蜻蛉切才选择在半夜三更,辛夷睡着的时候吸烟。而且还在阳台上将所有窗户打开疏通烟味,更准备重新睡觉之前洗个澡冲掉烟味再上床的。没想到,还是被辛夷知道了。
  “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蜻蛉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甚至觉得,他可能会失去辛夷了。
  “没关系,你的话没关系的。”辛夷搓了搓胳膊,越过蜻蛉切将窗户关上,上锁,将冬日刀子一样的冷风阻止在阳台外面。
  “如果说是别人的话,我肯定踹了他。但如果是你,没事的,我不介意。”辛夷握住蜻蛉切的手来回搓着,试图让冰块一样的手掌重新温暖起来。
  “只是你不要大半夜吹着冷风吸烟了,对身体不好。”辛夷搓了一会儿,见蜻蛉切的手背皮肤被她搓的有些发红,便将他的手掌放下了。
  “也不早了,我们回去睡吧。”辛夷打了个哈欠,抱着蜻蛉切的手臂懒洋洋的靠到他身上。
  “你先去吧,我一会儿就回去。”蜻蛉切看着辛夷靠着他困得睁不开眼睛,但因为烟味而微微蹙眉的样子不禁揉了揉她的头,将她送到床上后自己则拿了一套衣服去卫生间快速的冲了个澡。
  辛夷,最讨厌烟味了。
  
  半睡半醒之间,辛夷感觉自己被拥入一个带着点水汽的怀里。
  那个怀抱宽阔又温暖,带着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清凉又深邃。
  辛夷忍不住在那个怀抱里蹭了蹭又拱了拱,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安稳睡去。
  蜻蛉切低头吻了吻辛夷的唇角,看着她在自己怀里毫无防备的睡颜,心脏某处最柔软的角落仿佛被某种温热的东西包裹着。
  “晚安。”蜻蛉切又亲了亲辛夷的额头,钻进被子闭上眼睛。
  今夜,祝愿我们一同好梦。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