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楚留香乙女】米粒,绿豆,鹌鹑蛋

方思明x云梦少侠
少侠是妹子
妹子妹子妹子
睡前激情摸鱼,没逻辑没文笔还ooc
慎入






  方思明最近认识了一个少侠。
  少侠师出云梦,温婉贤淑,冰清玉洁,与方思明认识的林清辉比起来,少侠简直就是一只被当做宠物养的小白兔。
  小白兔不怕方思明。自从方思明在中原心情低落时找她喝了次酒后,小白兔似乎就有些放肆了起来。她几乎每日都会跑到方思明面前,从斜挎在腰间的背包里掏出一大把细碎宝石献宝一般送给他。
  讲真,方思明根本不在乎她那些米粒一样大的碎宝石。方思明作为堂堂万圣阁少主,随便掏一块宝石都能鹌鹑蛋那么大,鸽子蛋一般大小的也挺常见。然而,从别人手里亲手接过宝石的感觉还是挺奇妙的,尤其是那个人纵马而来,洁白的脸颊微微泛红,小巧的鼻尖上布满汗珠,眨着大眼睛一脸期待与欣喜的将宝石双手碰到你面前的时候。
  心尖如同被羽毛轻轻抚了两下,方思明将已经冲上嘴边的嫌弃话语硬生生的换成了一句多谢,艰难的把宝石收入囊中。
  因为这宝石实在太过细碎了,方思明戴着又长又尖的黄金甲套确实不好拿。
  这个小家伙也太可怜了些,为了这么点破东西就跑东跑西的,真不嫌辛苦。
  打听到这些碎宝石是少侠接了不少任务奔波一天的成果之后,方思明回了趟万圣阁,从自己的卧房的一个盒子里随便扒拉了一袋宝石飞鹰传给少侠。
  别给我宝石了,我不缺。你拿着这些宝石好好打造一下你的装备吧。
  方思明看着飞鹰拖着袋子逐渐远离,心中默念,希望飞鹰能将他的心声一并带给少侠。
  
  然而方思明并不知道,自己心中所想必须清楚明白的表达出来才能让别人接收到,不管是白纸黑字的写下来,还是红口白牙的说出来。
  总之,只是在心中念念别人是不会知道的。
  更何况我们粗神经的少侠呢。
  因此,当方思明再次看见少侠捧着宝石匣子来找他的时候,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了。
  不仅因为少侠手中盛满绿豆大小的宝石的匣子,更是因为少侠身上的伤。
  少侠人白,皮肤也娇嫩,有一点点磕碰就会留下骇人的青紫痕迹。
  少侠今天来的时候换了发型换了衣服,大热天的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令人起疑。虽然少侠尽力遮掩,方思明还是从她不自然的下马动作和遮盖着脸颊的发丝见看出了端倪。
  方思明一把抓住少侠的手腕,一丝真气渡过去他发现少侠受了严重内伤,虽然已经得到了治疗,但通过经脉的破碎程度还是能猜想到少侠曾经受了多么严重的伤。
  “谁干的。”方思明问道。
  很奇怪,他这次居然在愤怒。
  平日带领万圣阁门人行动的时候,方思明都是非常冷静的将对方剖心割喉,只有在他们的血染脏了自己黑袍是才会心生几分烦躁。
  但烦躁,不是愤怒。
  “哎呀哎呀,没什么啦。那些人已经死了。”见方思明生气,少侠一下子紧张起来,手舞足蹈的解释着,又因为动作太大牵扯到伤口,好好一张俊脸一会儿蹙眉浅笑一会儿龇牙咧嘴。
  很是分裂。
  方思明合眼吐息,将心中怒火尽力平息后拍了拍少侠的肩,让她不着急慢慢讲。
  “哎,前几天你不是给了我好多宝石么。给我吓一跳,我心说我才给了你些什么东西啊你就还我这些,我怎么好意思收呢。我本来想给你寄回去,结果你们家飞鹰扔下袋子就飞走了,我连寄回去一句谢都没机会。”少侠说着还给方思明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灯和挂在腰间的铃铛,方思明看了一眼,确实比刚开始见到少侠时的要好了很多。
  “后来我想,既然你都给我了,就是你的一片心,我就别客气了。就把那些宝石拿去打了装备。你这些东西可真好,我自从换了新装备之后还没怎么修过呢。”少侠抚摸着全新的武器装备,神情欣喜又感激。
  那是自然。这可是别人送给万圣阁的东西,哪有半点瑕疵。方思明哼了一声,觉得少侠真是没见过世面。
  “但是,你送我的东西太好了,我受之有愧。后来听说严州城附近千里出现了不少流窜的盗墓贼,我就和师姐组队剿匪去了。然后,就得了这些。”少侠打开了手里的宝石匣子,试探着向方思明那里推了推,“我以为他们身上能有什么好东西,结果只有宝石,而且还不如你的好……”
  “你就为了这么些东西,把自己搞得一身伤?”方思明伸手抬起少侠的下巴,让她与自己对视。少侠黑宝石一般的眼睛里映出方思明的身影,他看见自己一向表情欠奉的脸微微皱着眉头。
  “嗯……”少侠与他对视了一会儿后有些心虚的移开了视线,在嗓子眼里微弱的应了一声。随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从包里掏出两个纸包:“哦对了,我最近学着做了糕点,你要不要尝尝?”
  “不需要。”方思明心中的烦躁感再次升腾起来,手上不自觉的加力,把少侠捏的下巴生疼还不敢乱动。
  “我不需要你的宝石,也不需要你的糕点。我不稀罕。”方思明盯着少侠恶狠狠的说道。谁知却说出了少侠的眼泪。
  “呜……我知道我只是个没名没姓的小虾米……不能奢望和你做朋友的……”少侠撇着嘴,豆大的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砸在方思明的手上,砸的他心尖有些钝痛。
  “你不要和我做朋友了?”方思明用力捏着少侠的下巴,疼的她尖叫一声。
  “我想做你朋友的!我没说不和你做朋友!”少侠一把抱住方思明,似乎她动作慢一点方思明就会离开消失不见一样,“我只是担心你嫌弃我,嫌弃我武功差人还穷……”
  “没有人在乎那些。”方思明硬邦邦的说道。
  “那我们还是朋友吗?”少侠从方思明怀里抬起脸看着他。方思明低头看她哭的双眼并鼻尖都红红的,越发像只兔子。
  “只要你还拿我当朋友。”方思明说道,两手抚上少侠后背。
  或者,比朋友更深一步,也可以。
  

评论(14)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