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楚留香乙女】背包与娃娃

方思明x女侠
女侠
女侠
被奇遇命中绝情虐的不行,激情摸鱼安慰自己
Ooc严重,慎入






  近来江湖上很多人发现,万圣阁少主方思明身边,似乎多了个小尾巴。
  小尾巴是个十七八岁的少侠,大眼睛小脸蛋,樱桃小口一点点,长相十分喜人。然而少侠发育很好,该平的地方平,该翘的地方翘,当真是个尤物。
  如果你在江南的茶馆里留意食客的交谈,有时你会听到有人对这一对奇怪的组合指指点点。
  “那么水灵的姑娘,跟了方思明那个天生的太监。哎……暴殄天物啊。”
  当然,这种恶意的八卦言论,方思明本人并不知道。少侠是个美人这件事,方思明也不是很确定。
  在他眼里,少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小蠢货,脑子里塞着稻草的小傻瓜。
  方思明在江南和中原偶遇过少侠几次,每次她都小脸脏兮兮全身惨兮兮的,不是采药的时候从山上掉下来了,就是实验新药的时候药炉炸了。
  最让方思明看不下去的是,有次他经过金陵的时候看到少侠被一老一少两人拦住,晃动着手里的锦袋让少侠买。
  而少侠被困在两人中间,一脸快哭出来的样子。
  曾经拜托少侠送信的方思明看不过去,上前赶走了专业碰瓷的祖孙俩,把少侠麻袋一样的拽上马,一骑绝尘出了城。
  
  后来少侠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非要请方思明吃饭。方思明觉得少侠傻乎乎的也挺可爱,无聊的时候会去找少侠喝酒。一来二去,两人便熟悉了。
  熟悉了之后,方思明就注意到了一些平时没注意到的地方。比如说少侠确实长得挺不错。比如说,少侠腰间的那个小包。
  少侠腰间那个包看上去也就两个巴掌大小,不是很大,但却总是鼓鼓囊囊的。方思明有次伸手掂了掂那个包,不轻。
  方思明以为少侠包包很重的原因是她在里面塞了些胭脂水粉什么的。毕竟女孩子嘛,爱漂亮很正常。不过自从方思明看见过少侠从包里掏出来的东西后,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想法了。
  少侠从她精致的绣花包里掏出过金疮药解毒丸和绷带。方思明理解:行走江湖,准备一些常用药品很正常。
  后来少侠从她的包里掏出过一包炒花生,一包卤味豆腐,一包盐水毛豆和一包酱肉。写信喊少侠来喝酒的方思明也表示理解:喝酒嘛,总得有点下酒菜。
 
   再后来,在一个村子里,两人被一群熊孩子缠住的时候,少侠从包里掏出两个布娃娃。站在一边抱着手臂保持高冷的方思明眼睛都快瞪出来了:这个也能塞进去?
  而且这两个娃娃……一个全身黑漆漆,还带着黑色兜帽,兜帽下边露出几条白色的线。这个造型非常眼熟。
  当方思明看到另一个娃娃的造型之后心下明了:少侠这两个娃娃,一个做的是他,另一个则是少侠本人。
  后来少侠把熊孩子哄好后,方思明趁少侠把娃娃收起来之前将那个黑色娃娃拿了过来。平时很依着方思明的少侠脸色唰一下变了,伸手要来抢。
  方思明哪能让少侠如愿。他将手举过头顶,抬头仔细端详布娃娃,任凭比他矮一个半头的少侠在地上又蹦又跳,扯他袍子。
  那个布娃娃做的非常认真,把方思明身上的所有特点都做了出来,比如他金色和琥珀色的双瞳,他脸上的黄金面具和手上的金色指套。
  不过,这个娃娃也粗糙的很:脸上的面具是一坨被随便抹了抹的金色颜料,眼睛是两个不同颜色的纽扣,指套是几只被卷硬的布条。
  “你拿着这个干嘛?”方思明举着娃娃低头看着抓住他的袍子准备拿他当树爬的少侠,突然感觉少侠最近放肆了不少。
  刚见到他时那个紧张的要死还强装镇定的小东西呢?
  “你还给我。”少侠皱着眉头伸长手想抢。
  “你说我就给你,不然我就扔了。”方思明难得起了一丝玩心,抬头看了看远方,装作要扔的样子,“把我做的这么丑,死罪。”
  “啊啊啊啊啊啊阿别别别!!!”少侠哨子一样尖叫起来,嚎的方思明耳膜都要炸了。
  “我……有时候我上山采药或者找东西的时候会遇到野兽或者强盗啥的,有了这个娃娃就不怕了……”少侠低头揪着方思明的袍子,那一小块布料被她揪得抹布一样。
  方思明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袍子从她手里解救出来,将布娃娃还给她。少侠一把把娃娃抓过来,紧紧抱在怀里,十分珍惜的样子。
  方思明突然希望那个娃娃是自己。可以这样被她抱在胸口,用认真又珍惜的眼神注视着。
  “咳……”方思明觉得自己真是疯了才冒出这种想法,难不成和小蠢货在一起待久了,自己也变蠢了?
  “以后,遇到强盗什么的不要怕。和我说,我帮你打跑。”方思明定了定神说道。
  “不用了。你那么忙,不可能一直在我身边啊。”少侠拒绝的那叫一个干脆利落,比新挖的春笋尖尖都要清脆。
  难得被拂了面子的方思明瞪起眼睛正想说句不识好歹,便听见少侠提出想让自己指点她武功。
  “只要我自己足够厉害,我就不会怕强盗了。”少侠神色坚定,目光灼灼如正午日光。
  “……好。”方思明点点头,“不过我可是很严格的。喂你不要扯我袍子了!”
  “哦!!!我就知道方方你最好了!”不理会方思明咆哮的少侠欢喜的跳进他的怀里,抓着他的袍子在他胸前蹭来蹭去。
  “谁是方方!不许给我改名字,无礼!”
  “不管,就是方方。”
  “你个小蠢货!”
  “就是方方!方方可好了。方方最好了。”
  “哼,懒得和你计较。”

评论(8)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