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蜻蛉婶】秋困

九月份的日历撕掉接近一半的时候,本丸所有人终于感受到秋天来了。 
  天空还是那片天空,但是看上去更加透彻湛蓝,有时候抬头望去,如果没有云彩的话会产生这片天空就是这样一直蓝到宇宙深处的样子。 
  天气也开始变得舒适起来了。虽然刀剑男士对气温的感知不似人类一般敏感,但8月份蒸笼一样的天气着实让人不痛快。几场淅淅沥沥地小雨下过后,审神者辛夷便将到膝盖以上的裙子和裤子全部清洗整收起来,换上了毛衣和西裤。 
   
  蜻蛉切结束了田间的工作后去自己房间十分迅速地冲了个澡,随后抱起一筐竹筐去了辛夷房间。 
  今天的田当番是处理板栗。用竹竿将高挂在树上的板栗敲下来,再用脚小心地踩开刺猬一般的外壳,香甜清脆的板栗便收获成功了。 
  今年本丸板栗收获满满,烛台切与歌仙计划着这些板栗怎么处理才好,是做板栗羊羹还是加到排骨里炖,小短刀们则叫嚷着想吃糖炒栗子。 
  辛夷不吃炒过或煮过的栗子,她只喜欢吃生的,刚刚从树上打下来的。蜻蛉切从大筐里抓了几把放进小竹筐,准备给辛夷送去。 
  他怕自己身上的汗味太重引辛夷厌烦,于是特意回房洗了澡,换了一件新衣服,带着海洋一般的清爽气味去了辛夷房间。 
   
  “主殿,我进来了。”敲了半天门没有人应,蜻蛉切开门走进去,发现辛夷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辛夷手里还握着笔,架在鼻子上缓解视力疲劳用的眼镜也没摘下来,现在因为她的睡姿开始有些变形。

桌上的马克杯里是加了一点点奶的咖啡,已经完全凉掉了,看上去更像一杯深色的泥浆。

蜻蛉切放下竹筐,轻声走到辛夷身边,小心翼翼的帮她取下眼镜。谁知这样却惊醒了辛夷。

“啊,是蜻蛉切啊……”辛夷从桌上直起身子,一手抵着额头醒了醒神,另一手端起那杯凉咖啡一饮而尽。

“主殿——”蜻蛉切没拦住辛夷的动作。自从前几个月辛夷为了赶工大量饮用咖啡提神把自己搞进医院后,咖啡在本丸里成了比酒更管制的东西。

果不其然,辛夷放下杯子没多久就皱起眉头,捂着嘴巴不停干呕。

蜻蛉切帮她倒了一杯温热的清水,看她喝下后伸手轻轻抚着她的后背。

连着灌了两杯清水后,辛夷的脸色好了一些。她挥挥手,示意自己没事了。

“主殿要不去床上再睡一会儿吧。”蜻蛉切看了看辛夷乌青的眼圈和她依旧恹恹的神色,显然刚刚没有休息好。

两周前,时间溯行军突发连环袭击,时之政府这边虽然迅速反应调派人手,但是众多本丸还是被突如其来的战斗打了个措手不及人仰马翻。

辛夷的本丸也被牵连其中,战时辛夷不眠不休50多个小时指挥战斗,和其他审神者一同开会商议战局。胜利后休息没多久她又陷入了文书地狱,最后导致辛夷的生物钟完全被打乱,白天起不来,晚上睡不着。

“我不敢睡,要是现在躺下来等起来又是明天了。到时候又是什么都做不成。”辛夷打了个呵欠,走到卫生间用凉水洗了把脸回来继续赶报告。

“你帮我剥栗子吧,我想吃。”坐下的时候辛夷指了指被放到桌边的栗子说道,说完又是一个巨大的呵欠。

“主殿若是不嫌弃,请您躺在我的腿上睡一会儿吧。”蜻蛉切想都没想便将心里话说了出去。看到辛夷惊异的表情,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蜻蛉切瞬间脸红。

“不,我是……”

“好吧,那你15分钟后叫醒我。”不等蜻蛉切说完,辛夷便迅速地放下笔摘下眼镜在蜻蛉切大腿上躺好,还左左右右挪了挪脑袋,直到找到最舒服的位置后闭上了眼睛。

蜻蛉切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躺在他腿上的辛夷,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问道:“主殿您还吃栗子吗?”

“吃。等叫醒我的时候再给我。”辛夷翻了翻身,将额头抵着蜻蛉切的小腹沉沉睡去。

蜻蛉切有些僵硬地维持着坐姿。辛夷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腰腹处,暖暖地气体透过衣物和皮肤直到内心,连带着心脏都变得暖呼呼软绵绵。

轻轻地将少女额前的碎发撩到耳后,蜻蛉切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好好休息吧,主殿。”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