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近期脑洞汇总

[蜻蛉婶

1.虽然是初秋夜里也是很冷的。蜻蛉切和穿着粉色珊瑚绒兔子家居服的辛夷坐在餐厅里,橘色的灯光温暖了小小一片天地,那里还氤氲着关东煮的香气。

辛夷拉过蜻蛉切的手,叼走了他筷子上的半块白萝卜

“唔,不好吃,没味道……”


2.校园paro

“你是蜻蛉切吧?我是辛夷,在B班,上次谢谢你帮我提行李了。”


“你们俩就是因为要还人情才认识的,还来还去还到现在,还分得清谁欠谁啥了吗?”


3.因时空隧道动荡,出阵时受伤的蜻蛉切没能回到本丸,昏迷着被一个名为阿蓉的医女救了会去。

阿蓉对这位高大的武士大人一见倾心,后来发现武士大人心系那个来接他的武家女子(辛夷)。

回到本丸的辛夷:嗯,那个阿蓉是很好啊,娇小可爱手还巧。看看你衣服上那个蜻蜓吧,啧啧啧,针脚这么密,再给我三百年我也绣不出!

蜻蛉切:主殿您这是……吃醋吗?



[太郎婶]

审神者遇到沐浴后在月光下饮酒赏月的大太兄弟,她发现太郎太刀的头发还湿漉漉的便想用吹风机吹干。

太郎太刀对吹风机充满逆反心理,原因是吹风机太吵



[歌仙婶]

精致刀男歌仙与粗犷大锅饭婶婶的不同烹饪风格

歌仙做饭,小碗小碟一大堆,切丝切片半小时

婶婶吐槽:好麻烦啊反正最后吃下去也是要在胃里混成糊糊的何必呢

但她绝对不敢当着歌仙的面说

不然大概率会被骂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