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东放]夜

现世设定

两人都是大学生了[成年了]

本居志朗x安室泉[主2]








圣诞节快到了,商业街里的各色彩灯最先亮了起来。

夜幕降临的时候,被设计成各种图案的彩灯次第亮起,与霓虹灯一起将整个商业街装点成金灿灿银闪闪的梦幻世界。

本居志朗就是在这片火树银花中接到安室泉的。

今天是高中时一个同班女生的生日,安室泉被邀请参加她的生日派对。本居志朗也在邀请名单上,然而他今晚被导师抓了壮丁,遗憾错过。

本居志朗站在一颗挂满了雪花和金属球挂饰的圣诞树下接到了安室泉的信息,一抬头,便看见安室泉挥着手向他跑来。

脚下的高跟鞋踩着地板,欢快地咯噔乱响,听得本居志朗有些心慌。

“小心些,不要急。”果然,安室泉一个趔趄,差点跪在本居志朗面前行了个大礼。所幸志朗及时伸手扶住,才没让安室泉五体投地。

“我怕你等太久。”安室泉说道,“今天很冷的。”

志朗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厚毛衣厚围巾和双面羊绒大衣,再看看安室泉黑色大衣下肉隐肉现的一双腿,真不知道到底是谁才是要被担心的人。

“派对好玩吗?”志朗将自己的围巾摘下来套到泉脖子上,握住她的手放进口袋。她的手冰凉潮湿,如同握住一包冰袋。

“嗯,还挺好玩的。”泉乖乖地跟着志朗一起往住处走,鞋跟与地板撞击出轻快的声音。

“不过如果你也在那里的话一定就更好玩了。她们女生讲的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我感觉我和她们上的不是一个高中。”

安室泉是高二的时候转学过来的,然后就一直跟着志朗良太他们混,虽然有时候也和女生有来往,但是她是一直游离在女生圈子之外的。

“对了志朗,你今天忙吗?你们导师没有使劲压榨你吧?”

“佐藤先生不是那种人。”志朗苦笑道。说是被抓壮丁,倒不如说是他主动凑过去的。佐藤先生是有名的学者,坐拥藏书万千,志朗帮他干活可以得到免费读书的机会,这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

“好。我是想说如果你今天很忙现在很累的话你不用来接我的,我自己可以坐电车回去。不过你来接我,我也很开心。”泉眨眨眼睛,想起什么一般说道,“志朗你还记得咱们班上的中居吗……”


冬夜的风冰冷刺骨,本居志朗牵着安室泉走在路上,竟然并不觉得很冷。

安室泉身上有很好闻的香味,似乎来源于她新买的那款香水。本居志朗对香水的知识储备约等于没有,但他很喜欢这个味道,浓烈的,诱人的,还带着些许咖啡的醇香,交织出一派纸醉金迷的感觉。

安室泉今晚的声音比平时多了一些软糯,语速也降了下来,尾音微微拉长,像是猫咪的叫声,十分勾人。

“你是喝酒了吗?”志朗问道。

“嗯,喝了两杯。”安室泉点点头,用手比划着杯子的大小,“不过虽然是两杯,但是酒只有这么点,其他的都是牛奶。”

“那个酒很好喝哎,甜甜的,像甜点一样。我们平安夜的时候也买一支一起喝吧?你一定会喜欢的!”

“好,好。”十字路口等绿灯的功夫志朗观察了一下,泉的眼角微微有些发红,耳朵红得如同滴血。这是酒精的作用,泉虽然没醉,但也有些上头了。

“不过我们现在要先回去休息了。”绿灯亮起,志朗观察了一下左右车辆后,牵着泉快步穿过斑马线。


离开商业区以后,四周逐渐地静了下来。入耳除了两人的脚步声,只有远处的汽车鸣笛。志朗牵着泉慢慢走着,心情平静无波。

远处,城市万家灯火高高低低地照耀着,在这没有星星的夜晚代替天上繁星。

一切无比平静,仿佛无事发生,有仿佛正在发生着什么事情。

“啊,下雪了!”

听到泉的声音,志朗抬起头,果然看到片片白色在空中悠然飘荡,落在地面消失不见。

泉的声音激动起来,兴奋地抬头看着飘落的雪花。

志朗低头看着像小孩子一般激动地泉,忽然产生了想亲吻她的冲动。

于是他也这么做了。

泉被突如其来的吻吓了一跳,如同被按下暂停键一般一动不动。

志朗轻轻啄着泉的嘴唇。她今天用的唇膏是草莓味的,与奶油酒的味道很搭。

亲吻结束的时候两个人都有些喘。泉的脸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腮红还是酒精还是羞涩。她抬眼看了一下志朗,低声问他明早有没有课。

“没有。”志朗盯着泉的嘴唇有些失神。那两片唇水嘟嘟的,看上去就很柔软,像是饱满的浆果,让人想再咬一口。

“今晚留下吧,好不好?”泉伸手揪扯着志朗的大衣,仿佛那上面真的有毛球一般,“反正上一次,你买的衣服忘记带走了,我都收起来了。”

“好。”志朗低头亲了亲泉的唇角,拉着她快步向住处走去。


冬夜太冷了,需要有你的陪伴,我才能觉得温暖。

留下来吧,留下来吧。

用你的身体让我温暖起来。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