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上一次见到泉好像还是四年多以前,在高中的毕业典礼上。

那天,本居志朗作为学生代表上台致辞,目光下意识的搜寻着那个高挑的身影。

泉站在体育场快靠近角落的地方,如往常一般面无表情,低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总之是没在听。

志朗曾在泉的脸上看到过很多种表情,微笑、大笑、哭泣、愤怒、心疼、迷茫、困惑还有不耐烦,但这种表情很少会出现在志朗眼前,至少不会主动出现在志朗面前。

还在上课的时候,志朗有时会忍不住偷偷注视着泉。大多时候泉的表情就是这个样子,淡淡的,无悲无喜,仿佛一切都与她没有关系。

仿佛她随时都会从这熙熙攘攘的万千世俗世界脱身,去往没人知道的神秘境地。


志朗还记得解散的时候,毕业生们成群结队地走出体育场,手拉手肩并肩地合影谈天。有的人收到了情书,有的人收到了花束,有的人送出了制服上的第二颗纽扣,有的人摸着眼泪与密友说着道别的话语。

樱花在校园中飞舞着,校园里一片欢乐与热闹。

志朗追着泉来到校门口,那里有一个低年级的女生在向一个毕业生表白。很多人围在那里看,大家都一副激动不已的表情。

志朗看见泉停下了脚步侧头看了表白现场两眼,眉毛一挑嘴角一勾露出一个“哎不错哎”的笑容,再次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志朗想喊住她,想再与她说说话,想和她说一句恭喜毕业。

作为转光生的泉没有父母家人,也没有记忆,没有人与她一起庆祝这个人生阶段性小胜利。

虽然泉看上去大大咧咧很阳光的样子,但志朗知道她很害怕寂寞。所以她才会这么迅速的离开,因为她不想看到大家与家人朋友在一起时喜气洋洋的场景。

这份热闹,终究与她没有关系。

由于被良太和健吾挡了一下,志朗再抬头向校门口看的时候,那个穿制服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后来两个人再也没见过面。虽然有时会通过社交软件和手机联系,但隔着屏幕与线路,情感无法最好的表达。志朗通过泉的声音和文字猜测着她似乎过得还不错,也就渐渐放下心来。

再后来,就是现在。大家谁都没想到,几年后他们会碰巧在这里家咖啡厅相遇。

“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好久不见,过得怎么样?”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问候方式,熟悉却又有了些陌生的泉。

泉把头发剪了,脸上也花了妆,与脚下的高筒高跟靴一起形成了一个强势又聪明的女强人形象。

这样的泉与高中时的泉,截然不同。

时光真的很残酷,它日夜不停地流淌着,带走大家的记忆不停向前,模糊着陈旧的记忆。

志朗有很多问题想问她,但更主要的是想说:“我很想你。”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