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蜻蛉婶]极光

现paro




两国交界处气温极低,似乎要将世上一切都冻起来的样子。辛夷已经将自己裹得熊一样,但还是忍不住的颤抖。

那天晚上天气很好,真正的晴空一片,万里无云。蜻蛉切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月亮,在极夜中如同太阳一般照亮一切。如果不是头顶的北斗星,蜻蛉切恍惚觉得自己身处阳光之下。

月光太亮的坏处就是极光看不清楚。向导指着一个方向说那里其实已经爆发极光了,但是月光将它掩盖住了,只能通过拍摄看到。辛夷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架在蜻蛉切肩膀上拍了一张照片。虽然模糊的不行,但还是能看到天边一抹莹莹绿光。

“我们再等一下吧,等一会儿应该还会有更强的极光出现。”向导在雪原上生起篝火,从车上搬下热饮和食物招呼大家来坐。跳动的火焰照亮一片空间,同时带来热量。

热可可太甜,红茶太涩,咖啡喝了睡不着觉。辛夷永远挑剔,蜻蛉切无奈,拉开防寒衣的拉链将她揽到怀里,用围巾包好,不让一丝寒气入侵。

有同行的人吹了声口哨,打趣地说了些什么。蜻蛉切听见辛夷与他们交谈了几句,一脸得意。

“他们说了什么?”

“他们说我们很甜蜜,我就向他们表示了感谢。”辛夷将铁签子收了回来,摸了摸上面的香肠温热了之后放到蜻蛉切嘴边,“你吃。”

香肠弹牙多汁,在严寒的雪原上足够诱惑。蜻蛉切将香肠吃了一多半辛夷才将手缩回去,一口一口吃完了剩下的小半根香肠。

蜻蛉切握着辛夷的手,慢慢替她暖着。

直到最后他们也没有看到更强烈的极光,向导笑着说都是月亮的错,大家也一同笑了笑。这时辛夷通过相机瞧见天边有什么一闪而过,带着火花迅速消失在天际。

“是流星!”辛夷激动地叫着,兴奋地向别人展示自己拍到的相片:宝蓝色的天空上有一道细小的银白线条。

“Wow!So lucky!”其他人显然也很激动,纷纷请求辛夷将这张照片传给他们。

回程的时候辛夷靠在蜻蛉切身上睡得香甜。今晚她被冻得不轻,睫毛与眉毛上都有细小的冰碴。蜻蛉切将辛夷的手握在手心,感觉像是握着一块冰。

可不要感冒了啊。蜻蛉切在心中默默祈祷着。

回去之后,要先让她洗个热水澡,然后喝点热汤。蜻蛉切想起出发前辛夷买了红酒、水果和香料,打算晚上回来煮热红酒喝。

回去后她洗澡的时候,我来煮红酒好了。蜻蛉切拿出手机准备搜索一下热红酒的做法,却发现辛夷在社交网络上更新了一条动态。

“要和他走遍天涯海角,看遍山水万千。”这句话后边有一串五颜六色的桃心,下面是一张蜻蛉切坐在篝火边的照片。火焰照亮蜻蛉切的半张脸,他的头顶极光和北斗星连成一片。

蜻蛉切看了眼靠着他睡到人事不知的辛夷,忍不住嘴角上扬。手指轻敲屏幕,蜻蛉切留下一条回复。

“Ok。”后面也是同样的一串彩色桃心。

以后我们一同去更多更远的地方,创造更多更好的回忆。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