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李泽言x我]次日清晨

李泽言x我(悠然)

看到新卡后的不冷静短打

半小时极速摸鱼

Ooc是我的锅



生日卡真的是太好看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从睡梦中醒过来的时候,全身都有些酸,尤其是腰腹处。

虽然肌肉酸痛,但是精神上非常满足与舒适。昨天那一觉简直是我最近一段时间睡得最好的一觉了。

如果床上没有那些个咯人的东西就更完美了。

我揉揉头发,在床上翻了个身。沙沙的水声让我意识到这里并不是我的房间。

“醒了?”熟悉的男声在耳边响起,我抬起头,看见的是半裸的李泽言。

他显然刚刚洗完澡,腰间缠着浴巾,手里还拿着一块在擦头发。我看见一滴水珠从他的发丝上滴落下来,沿着他精壮的身躯一路下滑,划过胸肌腹肌最后消失不见。

不得不说,李泽言的身材相当好了。线条好看又不夸张,充满力量感又不让人感到恐怖。

想起昨天晚上这个人将我压在床上颠鸾倒凤的场景,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脸红了一下。

“想什么呢?”李泽言看着我说道,“去洗澡,等下下楼吃早餐。”

我依旧赖在被窝里不动弹,因为我现在处于一丝不挂的状态,就这样走出去走在李泽言的面前,我有点不好意思。

虽然我昨天晚上挺疯狂的……

“那个……”我盯着昨天被我们甩在地板上的内衣,心想怎么和李泽言说让他可以先回避一下。

“你先将就一下吧。”李泽言似乎看穿了我在想什么,从衣柜里给我拿来一套睡衣放在床上。随后他拿着自己的睡衣去了卫生间,不多时里面传来了吹风机的声音。

我摩挲着睡衣丝滑的面料,心中感叹着李泽言的体贴。


那件睡衣显然是李泽言的,我穿着不是一般的大,尤其是裤子,虽然腰部是松紧带的设计,但是在我的身上它不停地下滑。我干脆放弃了裤子,反正上衣足够大,穿上之后也没有什么地方会暴露出来。

当我收拾停当去了卫生间的时候,李泽言正一脸泡沫的刮胡子。立在镜子边的电子屏上播放着早间新闻,声音很小,我站在门口在将将听见主播在说什么。李泽言站在那里,手握剃须刀仔仔细细地刮着脸。

不得不说这件事情对我有些冲击。虽然知道男人肯定要刮胡子的,但我从没想过李泽言也需要刮胡子。李泽言不是毛发很旺盛的人,我几乎没有见过他的胡茬,所以下意识的,我以为他不需要这项活动。

男女差异啊男女差异。

但李泽言刮胡子的样子很是好看,站在我这个角度,卫生间的灯正好垂在李泽言头顶,经过瓷砖和镜子的反射过后映在他脸上,形成完美的打光。李泽言还没来得及搞发型,头发松松垮垮的耷拉着,给他增添了几分轻松感。

那一瞬间,我几乎都忘了他是身家过亿的华锐总裁,是恋语市的商业精英。现在在我面前的李泽言,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与心爱的人度过了美好一夜后的普通男人。

当然,普通的好看男人。

我与李泽言相处不短,曾见过他很多个从未示人的形象。但是这样充满生活气息的李泽言倒还是头一次见到,这让我感到新鲜。我倚在卫生间门口看他,不知不觉看入了神。

“又在偷看什么呢?”我回过神,看见李泽言正在通过镜子看着我。我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深深嗅着他身上男士沐浴露清凉深邃的香味。

“我昨天好像忘记和你说生日快乐了哦。”我说道。

昨天是李泽言的生日,我和他在一家很不错的餐厅吃过饭后他带我回了他家。在喝过一杯红酒后,我贴在他身上说其实我还准备了一件礼物就是我自己。

然后发生了什么我记不太清了,总之昨天晚上我过得很愉快。

“还说呢,昨天明明是我过生日,享受的倒是你。”李泽言轻轻笑了声,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语气倒是亲昵非常。

“你敢说你不享受吗?看看你给我亲的,我下午还要见人呢。”我指着自己脖子上的咬痕表示强烈不满。还好现在天冷,可以穿高领毛衣。

“我昨天过得很愉快,谢谢你。”李泽言擦干净脸,转过身低头吻我。他的身上有好闻的须后水的味道,让我的一整天都明媚起来。

“李泽言,生日快乐。”我咬着他的嘴唇轻声说道。

“我很快乐。”他呢喃着。我能感受到他喷洒在我脸上的呼吸,带着薄荷的清香。

我深深吮吸着他的嘴唇,与他交换着呼吸,心中暗暗发誓。

以后,你的每个生日我都会让你快乐的。

我发誓。

评论(8)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