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蜻蛉婶】Time to say goodbye 上

看老友记时产生的梗,姑且算是辛夷和蜻蛉切的结局

应该是支线结局之一

私设一堆,还有大量OOC

慎入





西历2217年5月23日,由时之政府领导的审神者军队攻入历史修正主义者大营,发现其领袖已经在他的会议室中自杀。

2217年5月30日,最后一只时间溯行军被歼灭,这场耗时12年之久的历史守护战争以时之政府的胜利而结束。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辛夷一下子忙碌了起来。

战后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清算战功,各种文书,各种档案需要提交和审核,还有各种各样的会议。本丸的刀剑们感觉他们与辛夷的角色整个掉了个个儿:以前是他们需要在外面忙来忙去,辛夷固守本丸;现在辛夷天天在外忙碌,他们在本丸看家。

直到某一天,辛夷结束会议回到本丸的时候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画了精致的淡妆,穿着笔挺套装的她如同人偶一般进了本丸大门后和他们打了声招呼就回了房间,然后一整晚都没有出来,晚饭也没有吃。

“主人,您还好吗?”有些担心的长谷部端着晚餐敲了敲辛夷的门,辛夷淡淡的说了一句没事。

“我不想吃晚饭,你拿回去吧。”

到了入寝的时候,近侍蜻蛉切来为她铺床,却被辛夷关在门外。

“主殿,发生什么事了吗?”蜻蛉切敲门问道。房间没有开灯,他不知道辛夷在房里做什么,只是听到房内传来一阵脚步声停到门口,过了很久,一声低低的抽泣从房间中传来。

“我没事,你不用管我了。”辛夷努力维持着语气的平稳,然而藏不住的鼻音和哽咽还是被身为武将的蜻蛉切听了个清楚。

“请您开门,让我确认一下您没事好吗?”蜻蛉切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他从来没有被辛夷关在门外过。这么多年,即使他们有过争吵和冷战,辛夷也从来没有过将自己锁在房间的时候。

辛夷生气时的做派是无视,即使你就站在她面前,也仿佛不存在一般。她不会将眼神落在你身上,也不会和你讲话。

辛夷的异常让蜻蛉切也担心不已。没办法,他和长谷部决定请小乌丸三日月和歌仙出马。这个本丸中能镇住辛夷的也就他们三个了。

果然,辛夷开门请他们三个进了房间,没过多久,本丸便知道了辛夷异常的原因。

她要走了。

 

当初为了对抗历史修正主义者,时之政府除了联合几大家族之外,还从现世中聘请了大量携带灵力的人,经过培训后成为审神者投入战斗。辛夷便是被聘请来的一人。

现如今战争结束,这些外聘的审神者便要回到现世去了。时之政府会根据他们的战绩为他们发放相应的薪资和补偿,并为他们安排接下来的工作。优厚的报酬足够他们在本丸衣食无忧的生活下去,但是他们也要与时之政府签订合约,不可以与任何人提起这场时间守护的战争,不可以带走本丸的刀剑。

“也就是说,我们以后就见不到主人了吗?”五虎退抓着衣服下摆,眼睛红红的。

“我们是刀剑本体的分灵,战争结束了,我们便要回归本体了。”一期一振轻轻拍着五虎退的后背解释道。

“也就是说,主公还可以在博物馆见到我们喽?”不知是谁说了这么一句后,现场的气氛一下子沉寂下来。

身为名刀的他们,确实有一些被个大博物馆收藏,时不时会有展出。可是,他们中还有一些的本体是私人收藏品,几乎没有展出的可能性,还有一些……

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本体已经不存。

“嘛,小姑娘要开始全新的人生了,这也是可喜可贺的事情啊。”三日月端着茶杯笑呵呵地说道,“我们的主公现在已经成长为非常出色的人物了哦,以后的日子一定会顺利走下去的。”

“天运流转,一切已经写在命运中了。”小乌丸倚着门框释然的说道,“我们祝福主君以后的生活一切顺利吧。”

在场的刀剑男士们纷纷点头,在心里默默祝福着他们年轻的主君。

祝您一切,平安顺遂。

 

再一次会议之后,审神者的返回名单下来了。辛夷是第二十批回归现世的审神者,所以在离开之前,她还有充分的时间跟每个刀剑男士告别。

蜻蛉切看着她一个一个的将刀剑男士叫到房间里。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知道粟田口家的短刀们从她房间出来的时候一个个都哭的不行,长谷部也是一副悲伤的表情,就连一向随心所欲的鹤丸也红着眼眶和辛夷道别。

蜻蛉切开始想象如果辛夷开始和自己道别了,自己会怎么样,她又会和自己说些什么。

会说什么呢?他们以前几乎无话不谈。在每一个自己身为近侍的夜里,在每一个辛夷睡不着的夜里,她都会从房间的冰箱里拿出不知道哪个国家出产的酒,开着几包零食与蜻蛉切聊天。

蜻蛉切见过她从未展示给其他刀剑男士的那一面。平时的辛夷骄傲,自信,似乎无坚不摧。但她也有脆弱,迷茫,不知如何前行的时候。

蜻蛉切记得辛夷生病的时候,整个人烫的可以煮水泡茶,她迷迷糊糊的靠在自己身上,伸出手指一下又一下的戳着他出阵服上的毛球。

他记得自己重伤时躺在手入室的夜里,辛夷跪在他的床前,泪眼汪汪的祈祷他快点好起来。

他记得辛夷终于坐在他肩头时开心的样子,他远征时被那个时代的游女送了礼物后辛夷吃醋的样子,他出阵前辛夷递给他御守,祝愿他武运昌隆的样子。

他还记得辛夷柔软的手一到冬天就会非常冷,指尖容易生冻疮。

他还记得辛夷柔顺的头发瀑布一样散在白色枕头上的场景。

他还记得辛夷的腰腹处很敏感,每次他触碰到那里她都会无法控制的颤栗着。

他还记得辛夷在他耳边说的那些密语,那些只存在于他们二人之间的回忆。

辛夷和他说过他是最特别的。

她说她想每天都和蜻蛉切在一起。

她说能遇到蜻蛉切是她最幸运的事。

她说她爱他。

如今,所有的记忆都要变成回忆了。因为辛夷要走了。

她会离开这个世界,回到她原本生活的地方。

那里,不会再有蜻蛉切。

 

蜻蛉切设想了很多辛夷会和他说的道别话语。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辛夷已经和所有人话别了,除了自己。

蜻蛉切体会到了以前辛夷说的自己要上台演讲的感觉。虽然已经做好充足的准备,但心里还是会紧张。如同有一把刀悬在自己的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掉下来。

然而当千子村正被辛夷送出房门,拥抱着与她告别后,蜻蛉切感觉自己的心快跳出喉咙了。

可是辛夷并没有找他。

  • 辛夷还是没有找他。

蜻蛉切难以置信的看着辛夷与往常一样的和其他人聊天,收拾行李,与政府人员进行交接,却没有与他告别。

蜻蛉切这下不紧张了。

他很愤怒。

为什么所有人都告别了,您却不和我说话。

难不成我在您心里,这么不重要吗?

难道我们这么多年来的情谊,都是假的吗?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