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蜻蛉婶】【城南公寓】旅行

一个短打

暑假旅行时产生的脑洞,现在终于摸出来了





漫漫荒漠,风携着黄沙迎面而来,打到人脸上有一丝丝的痛。

好不容易将进了眼睛的沙粒弄出去的蜻蛉切正了正缠在脸上的头巾,抬头看着远处一望无际的黄沙。

胯下的骆驼深一脚浅一脚,缓缓地追随着向导的步伐。蜻蛉切听着阵阵驼铃出神,忽然前面骆驼上坐着的女人回过头,掀开遮脸的纱巾看着蜻蛉切。

“大人,这次我恐怕将永远居住在着大漠里了。小女子请求大人回京后,每年夏至,帮我在护城河边放一盏荷花灯可好?”

女人面容哀泣,一双细长的眉微微蹙着,眼睛低垂,仿佛随时都要落下泪来。

漫天风沙中,披着血红斗篷的女人鼻头和眼眶也是红的。前路渺茫,谁也不知道她会在大漠中遭遇什么。

蜻蛉切直直地看着女人,犹豫半晌后终于开了口:“哎?怎么了?”

“蜻蛉切你配合一下嘛。”没得到满意答复的女人叹了口气,又重新将纱巾裹到脸上,“刚刚我都被沙子眯眼了哎。”

 

女人自然是辛夷。前一段时间辛夷和蜻蛉切的工作都非常忙,结果前几天却突然的闲了下来。天天在家宅无聊了的辛夷翻看杂志的时候头脑一热,决定和蜻蛉切一同出去旅游一番。

地点则是位于非洲北部的撒哈拉沙漠。

一望无际的荒漠和万里无云的蓝天是习惯了都市生活的人难得见到的景象。更让人无法想象的,是无处不在的风沙。

在到达沙漠前,向导就说过要准备头巾抵御风沙。真正到了沙漠骑上骆驼后,辛夷曾偷偷摘掉太阳镜和头巾,想要拍一张美丽的沙漠自拍时,世界最大沙漠上的风让她明白了为什么人要敬畏自然。

“你刚刚,那是要做什么啊?”蜻蛉切问道。

“你不觉得这里很适合玩一下公主和亲的戏码吗?”辛夷裹了裹刚刚被风吹开的斗篷,看着远方又换上了那副悲戚的表情,“被远嫁塞外的不受宠的公主,护送她的是她暗恋十几年的侍卫。”

“这个剧情……”好老套。蜻蛉切在辛夷杀人一般的目光中将自己的评论咽回肚子。

“哦对了,看这里。”辛夷转眼忘记了情景剧的事情,拿出手机艰难的回过身,将摄像头对准蜻蛉切,“笑一个啊。”

“咔嚓”一声,蜻蛉切的身影保存在了辛夷的手机内存中。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辛夷的手机里除了这张之外,还有很多他的照片。

可以说,辛夷的手机里,几乎全部都是他。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