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楚郭】浮生六记 其一 ·夜寐

旧文重发





龙城的夏季还是很火热的。

即便是到了晚上,被火一般的太阳炙烤了一天的城市也没有凉爽多少。习习夜风有气无力地吹着,半点降温解暑的作用都起不到。

 

郭长城赤身侧躺在床上,安安静静地刷着手机。

他刚刚经历过一场非常剧烈的运动,身体每个关节都乏得要命,一点都不想动。

十分钟之前他还是汗津津的,还好现代社会有空调,安静稳定地将房间温度固定在26摄氏度。郭长城感觉到一丝凉意,伸手从床脚拖过毛巾被盖上。

腰腿的酸痛感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他刚刚的疯狂与热烈。郭长城红了红脸,恶狠狠地瞪向卫生间的方向。

“坏蛋!”郭长城狠狠说道,似乎还不解恨,便翻身扯过旁边的枕头咬了两口,还磨了磨牙,似乎这样也算咬到那个人身上了。

卫生间里唰唰的水声停了下来,毛玻璃的门上倒映出男人健壮的身形。郭长城看着那倒影,居然就这么走了神。

刚刚,就是这个人,在他身上不停地动作着。那个人用手和嘴唇让他体验到了人世间最美妙与最幸福的事情,郭长城虽然劳累,但还是很满足。

不过现在想想,楚哥应该是更累的那个吧?郭长城握着手机开始胡思乱想。

毕竟刚刚都是楚哥在动的……楚哥的……哎呀!郭长城将脸埋进毛巾被,只觉得双颊滚烫。

如果在漫画场景里,郭长城的头上应该冒出大量蒸汽了。

 

终于,卫生间的门开了。楚恕之从里面走出来,腰间缠着浴巾。他身上的水珠还有一些没擦干,正从他精壮的身体上缓缓滑落。

楚恕之一出门就看见郭长城蜗牛一般缩在毛巾被里一动不动。他以为郭长城睡着了,放轻了手脚走过去,准备抱他去洗洗。

赵云澜说,男女身体结构不一样,事后是需要做好清理工作的,不然会闹肚子。

“长城?醒醒。”楚恕之的手刚刚伸出去,就见郭长城从毛巾被团里钻了出来。头发乱乱的,让楚恕之想起大庆天天在朋友圈里发的那只短腿小橘猫。

“楚哥……”郭长城盯着楚恕之身上的某个水珠看了一会儿,见它滚进浴巾消失不见后他不知又想起了什么,脸又开始发烧。

“去洗澡。”楚恕之伸手撸了撸郭长城的一脑袋乱毛,手感不错,又没忍住多撸了两把后才走到衣柜边拿出睡衣换上。

“哦。”郭长城踢踏着拖鞋走向浴室。楚恕之趁这个空档将床上的床单换了下来,将旧床单扔进卫生间门口的竹篓里。

 

洗掉一身汗渍果然清爽了许多。郭长城换了睡衣回到床上,刚一躺倒便被揽进一个宽广的怀抱。

郭长城小声叫了句楚哥,楚恕之嗯了一声答应着,抱着郭长城不动。

月光下,男人和青年相拥的身影格外清晰。男人健壮的小麦色手臂环在青年清瘦的腰间,是一个占有与保护的姿势。楚恕之就这么揽着郭长城,甚至想把他揉进自己心脏,融进自己骨血。

楚恕之太多年没有与他人同床共枕了。自从弟弟到了青春期开始像春笋一般猛蹿个子的时候,家里那张床彻底无法容纳他们两个人。家里大人没办法,将他们那张小床换成了上下铺。当年他们还因为谁睡上铺谁睡下铺而争吵过。

然而弟弟没过几年就走了,上下铺变回了单人床,楚恕之再也没有头疼过这种看似无聊的问题。

因为他再也没在地星住过了。

 

“楚哥,你睡了吗?”怀里的郭长城轻轻动了动,转过身来查看,正好对上楚恕之看他的眼神。

楚恕之眼睛很大,是少见的桃花眼。郭长城盯着楚恕之眼睛里的自己看了一会儿,小声说楚哥把他抱得太紧了,他有些喘不上气。

楚恕之听后连忙松了松手,郭长城在楚恕之怀里转了个身,面对面看了他一会儿,凑过去亲了亲楚恕之的下巴。

楚恕之早上剃过胡子,现在下巴上冒出了一点点青色的胡茬。郭长城亲上去的时候感觉有些扎嘴,不过让他感觉很舒服。

“楚哥,你还记得沈教授说赵处的胡子是玫瑰花的刺吗?”郭长城在楚恕之怀里蹭了蹭,说道。

“记得啊。”楚恕之还记得赵云澜听到那句话之后嘚瑟地快上天的样子。当时他和林静一唱一和,狠狠损了老赵一顿。

“我觉得,楚哥的胡子,也是玫瑰花的刺。”郭长城抬头看了看楚恕之神色,连忙又补了一句,“比玫瑰花的刺还要可爱的。”

楚恕之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怀里的郭长城,直把他看得将头埋进毛巾被。

这小子,真是可爱的不像话!

楚恕之磨磨牙,真想把他再按在身下好好疼爱一番。

“行了,快睡吧。明天还得开会。”然而郭长城的小身板是经受不住再一次的情事的,楚恕之只好低头吻了吻郭长城头顶的发旋与他一同入睡。

“楚哥晚安。”

“晚安。”

 

今夜无云,月静静透过窗边照耀着相拥而眠的两人。

青年握着男人的手,男人揽着青年的腰。

一夜无梦。


评论(1)

热度(42)

  1. Alan爱吃甜甜圈眼镜娘安娜 转载了此文字
    甜死了(́安◞౪◟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