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楚郭]所谓初见

楚郭摸鱼段子
剧版设定
旧文重发



1.
光明路4号,是个深不可测的地方。
郭长城刚开报道的时候就深深感受到了这里神秘莫测的气氛,于是整日战战兢兢兢兢业业试图让自己可以通过实习。
毕竟以前他从来不需要和一些不是人的生物打交道啊。
哦,这里的不是人不是在骂街,是客观事实。
特调处处长赵云澜为了让小郭可以快速适应特调处的工作,特意给他派了一个强大的前辈指点。
这个前辈多强大呢。这么说吧,虽然已经转正很久了,小郭还是觉得自己的师父楚恕之身上一种黑社会大佬的气质。
就差大金链子小金表,一天三顿吃烧烤了。
而且楚哥看他的时候大概率眼是瞪着的,眉头是紧锁的,脸色是阴沉的,说话是靠吼的。小郭在楚恕之强大的气场下如同秋风中的一片残叶,瑟瑟发抖。
孩怕。

2.
楚恕之一开始见到郭长城的时候看他不是一般的不顺眼。
特调处是哪里,是专门调查地星人亚兽族人有没有在海星作乱的地方。这里需要的是强大的力量与玲珑的头脑,而不是见到什么都吓得吱哇乱叫乱扑乱抱的草包。
看看这个新来的臭小子,除了个头高点还有什么好?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胆子比针鼻儿还小,听说上午查案让吓晕了两回,怎么带?
楚恕之看着颤颤巍巍的郭长城,满脑子都是带不动带不动。

3.
有个名人曾经说过,凭第一印象评价一个人是不对的。
楚恕之说这话说的不错。
楚恕之对小郭改观是在一个案子里。那时候他们连着一个普通群众被地星人追的满街乱窜,楚恕之操控着傀儡出招,一边分心观察小郭那边的情况。
只见平时见到祝红都抖抖擞擞的小郭居然把那个普通群众护在身后,大喊说:“我是警察保护你是我的义务!”
嚯,不错,有点胆性。
楚恕之呵呵一笑,收紧手中丝线,将那个作乱的地星人拍晕在墙上。

楚恕之就这么观察起小郭来。不得不说,人类真是个神奇的生物,有时候明明自己怕的要死,却偏偏能生出无限的力量去保护别人。
有些事情明明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但却能让这个小家伙开心好几天。
有些事情明明不去管也可以的,他非得凑过去看看,看看自己能不能帮上忙。
后来楚恕之觉得,小郭这人不光胆子小,还傻乎乎的。
傻得可爱。

4.
“小子,你就从来没为自己求过幸福吗?”
那个小家伙依旧一副傻乎乎的样子,磕巴却坚定地说:“只要大家幸福,我就幸福了。”
只要大家幸福,我就幸福了。
只要大家幸福,我就觉得幸福了。
楚恕之坐在公园长椅上,看着郭长城有些出神。
郭长城站在那里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阳光从他背后照过来,仿佛给他加了一圈光环。楚恕之就这么看着,眼睛慢慢红了。
如果他弟弟还活着,大概也该这么大了。
“楚哥?楚哥你没事吧?”郭长城见楚恕之盯着他出神,忍不住蹲下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结果被轻轻拍开手掌。
“我没事。”见楚恕之站起来,郭长城连忙立正站好,亦步亦趋地跟在楚恕之身后。
然而他并不知道,他在楚恕之心中的地位已经发生了重大转变。

5.
“哎,你有没有觉得老楚对他这个徒弟太过溺爱了?明明刚开始还对小郭吹胡子瞪眼的,现在怎么……”特调处处长办公室里,赵云澜叼着棒棒糖百思不得其解。
坐在办工桌对面的沈巍笑而不语,一脸了然地推了推眼镜。
“哎哎,你有没有觉得老楚转性了?”
“可不是么,以前老楚啥时候买过小零食啊。现在不光买,还给小郭带着一份。”
“就是,都不给咱们老同事带。哎……人性啊。”特调处其他人窃窃私语,集体讨论小郭和老楚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化学反应。正讨论着,走过来听了一耳朵的大庆跳上桌子,咬着小鱼干一脸高深莫测地朗诵着:“春天到了,又到了动物们咳咳咳……”
“??啥???”特调处的几个人都不是傻的,一看大庆这表情这话语,再联合最近小郭和老楚的反应,一个看似不可能的结论出现在众人心头。
“不会吧?我们特调处这这这……”林静傻眼。
“真是看不出来,小郭厉害啊。”汪徵眯眼笑笑,由衷赞叹。
“厉害啊……”桑赞还有些不明就里,汪徵在他耳边嘀咕了半天后他露出明了的表情,跟声赞叹。
“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祝红冲办公室方向狠狠瞪了一眼,突然心疼起小郭,“哎呦,小郭落到老楚手里,怕是……啧啧。”
“你们在那边嘀嘀咕咕干什么呢?”大门被推开,完成任务的楚恕之和郭长城回来了。众人连忙作鸟兽散,个人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装忙碌,眼睛却都偷偷看着小郭麻利的给楚恕之端茶倒水。楚恕之接过小郭端来的杯子,脸上的表情温柔,温柔得让特调处其他人直牙酸。
“哎……平时一个处长沈教授一个汪徵桑赞就已经够腻歪了,现在居然还要加上老楚和小郭?苍天啊……保护一下珍惜动物单身狗吧!”林静默默哀嚎。
“妈的……老楚居然还会做出这种表情?没眼看没眼看。”祝红低下头,狠狠在电脑上敲出死给字样。


6.
特调处永远忙碌,难得没有案子的时候,大家就会在一起吃零食聊闲天。
“哎哎哎你们几个,天天让小郭给你们跑腿买零食像话吗?”这天楚恕之进门的时候,见郭长城一脑门的汗,手里拎着一个满满当当的零食袋子就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忍不住开口主持公道。
“楚哥,没事这是大家一起出去买的,不是光我一个。”郭长城倒是不生气,笑呵呵地从袋子里翻出一包果丹皮颠颠的交给楚恕之,“楚哥,这个给你。”
“咳咳。”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在房间各个方向响起。这咳嗽意味深长,仿佛接头暗号一般。
“干嘛?”楚恕之瞪眼,环视房间一周,成功将诡异的咳嗽声压制住。
“第一次见你真的很不顺眼~”然而大庆不怕他。副处同志从桌上捞起小鱼干啃了两口,唱了一句后化作猫型跑的不见踪影。
“没想到后来关系那么密切~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特调处众人互相交换了一下脸色,齐声高歌,在楚恕之愤怒的吼声中嬉笑着跑来。
“这都什么同事!”楚恕之磨着后槽牙,真想用傀儡丝线把他们全员吊到外面的榕树上。
“楚哥,别生气了。他们,也没有恶意的。”郭长城红着脸,伸手在楚恕之的肩膀上挠了两下,成功抚平楚恕之的怒火。
算了,不和他们生气。
谁让他们没对象。
楚恕之挑挑眉,拆开一颗果丹皮塞到郭长城嘴里:“好吃吗?”
“嗯!”



评论(2)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