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蜻蛉婶】停电

脑洞来源自我家大半夜电路故障
夏天没有空调可真是要命啊……



  本丸在夜晚终于安静了下来。
  蜻蛉切提着灯笼走进院子。认真地锁好门,确认过结界后他站在院子里抬头看了看天空。
  今晚的月亮很亮,将院子里的一切都染上一层碎银。蜻蛉切静静地看了一会儿,转身向房间走去。
  身为本丸的近侍,他的卧房在辛夷房间的旁边。他看到辛夷的房间还亮着灯,正打算敲门劝她早点休息,却听到“啪”一声,小院陷入了黑暗。
  “主殿!”
  
  “我靠,什么情况?”辛夷坐在黑暗中环视四周,最后摸索着从抽屉里找出手电筒,打开走了出去。
  一出门,她便撞上了站在门口的蜻蛉切。
  “没事,停电了而已,可能是跳闸了。”从开了一天空调的凉爽房间走到被太阳烤了一天的室外,强大的温差让辛夷瞬间出了一身的汗,原本清爽的皮肤开始变得黏黏糊糊。
  “蜻蛉切,咱们去控制室看看怎么了。”辛夷的心情突然烦躁起来,不仅仅是因为她没来得及保存的文件,还有这令人不适的热浪。
  “是。”蜻蛉切用灯笼照亮辛夷脚下的路,却发现灯笼的那点烛光与辛夷手中的光比起来那样微不足道。
  
  蜻蛉切看着握着手电筒抓狂的辛夷,生出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心思。
  电路检查过了,一切完好。辛夷喊狐之助与时之政府联系了一下,被告知是突发电力故障,工作人员已经在加急抢修了,还请诸位审神者稍安勿躁,耐心等待。
  “大夏天停电,有没有点人性啊!”辛夷磨着牙说道,站在控制室外的走廊上不耐烦地拍着脚。
  从武器中化形的蜻蛉切对温度的感知并不灵敏,所以他不知道对于辛夷来说没有电的夏夜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没有电,意味着没有空调,没有网络,没有舒适的美梦。
  虽然化形已久,但蜻蛉切还是有些抵触本丸中随处可见的现代设备。在他的认知中,“电”是一个很危险的东西,它看得见,摸不着,携带滚滚雷声,不经意间就会取走人的性命。
  初来本丸时,蜻蛉切做了很久的心理准备才伸手触碰了房间里的电灯开关。几乎就是一瞬间,明亮的光充满房间每个角落,蜻蛉切一时不适应,只觉白光一闪,眼睛快要瞎掉。
  
  “蜻蛉切,我们回去等吧。”辛夷的呼唤将他从回忆中拽了回来。蜻蛉切在心底谴责自己的出神,一边举着灯笼为辛夷引路。
  才离开了一会儿的功夫,原本被空调控制在24度的房间已经热了起来。辛夷烦躁地拨了拨头发,从桌上笔筒里找了根头绳胡乱地将头发扎起来,低吼着在房间走来走去。
  蜻蛉切看着辛夷低头绕圈的样子,脑海中突然出现了炸毛的动物形象。
  不耐热的审神者即使穿着背心和短裤,露出大片洁白的皮肤也无法让她在夏夜感到舒适。蜻蛉切看着辛夷走了两圈后毫无形象地倒在地板上摊成一片,额头上的汗珠打湿了刘海儿,一缕一缕的头发黏在她的额头和脖子后面。
  “主殿,我们去院子里待一会儿吧。”蜻蛉切见辛夷热得脸都红了,忍不住出言建议。
  “拒绝。外面全是蚊子。”
  “在下帮您点好艾草驱蚊。”
  “不要,艾草太熏人了。”辛夷热得躺不住,一个咕噜爬起来从抽屉里翻了一个小小的手持电风扇出来,还有一个深蓝色的细长瓶子。
  辛夷将深蓝瓶中的液体往自己身上扑头盖脸一通喷,一股强烈的清凉味道直冲蜻蛉切鼻腔。受不了这个刺激的蜻蛉切忍了很久,还是没忍住转头打了个喷嚏。
  “蜻蛉切你要不要来一点,会很凉快的。”辛夷打开小风扇吹着,脸上明显不见烦躁,看来那个深蓝瓶确实是清凉佳品。
  
  不再闷热的辛夷心情一下好了起来,她从卧室抱出两个抱枕,扔给蜻蛉切一个,自己抱着一个坐在门口看月亮。
  今天的月亮很圆很大,辛夷看着月亮忍不住想起了小时候背的书。书上说月亮像银盘,像玉环,像冰轮,像蟾宫。辛夷从小听着关于月亮的故事长大,那时候邻居家的大哥哥给她讲过,说月亮上长满了玉做成的桂树,桂树下有捣药的蟾蜍和玉兔,还有一个天界最美的仙子。
  辛夷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事,那时候她像个小尾巴,天天黏在邻居家的哥哥姐姐身后,听他们给自己讲故事,他们也会给自己好吃的零食。后来她被父母接了回去,再也没和邻居家的哥哥姐姐们见过面,她也再也没抬头看过月亮。
  “蜻蛉切。”辛夷开口轻轻喊坐在她身后的男人,“你给我讲个故事吧,关于月亮的。”
  “这……”突然被点名的蜻蛉切吞吞吐吐了半天,磕磕巴巴地讲起了辉夜姬的故事。
  不像兄弟众多的一期一振,蜻蛉切着实不是讲故事的行家。然而辛夷却听得很入迷,最后直接拖着抱枕倚着蜻蛉切的胸膛蜷成一团。蜻蛉切低沉的声音引着他胸口微微共鸣,这让辛夷感到非常安心。
  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夜里她就这样靠在邻居哥哥的身上,听着故事沉沉睡去。脚边的蚊香无声地烧着,涂了花露水的皮肤被微风吹过后隐隐泛凉,远处似乎有小虫和青蛙的叫声。
  蜻蛉切低头看着闭着眼睛似乎睡着了的辛夷停止了讲故事。他从旁边地板上捞了一把扇子轻轻扇着,顺便驱赶扰人的蚊虫。
  辛夷很少有这么没防备的时候,蜻蛉切低头看着她的睡颜,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
  就在蜻蛉切的嘴唇刚刚离开辛夷额头的时候,室内“啪”一声亮如白昼,耀眼的光刺得蜻蛉切睁不开眼睛。
  原本睡着的辛夷也醒了过来。她眯着眼睛确认过本丸电路后将房间内的电器关闭电源。
  “时间不早了,还请主殿早些休息吧。”蜻蛉切抬头看了看房间里的表,时针将将跨过12。
  “你留在这里吧。”辛夷似乎还有些迷糊。她轻轻扯着蜻蛉切的衣角迷迷糊糊请求道:“今晚陪我好不好?”
  “遵命。”
  
  月夜无声,辛夷侧躺在蜻蛉切的怀里,难得一夜无梦,黑甜好眠。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