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无情x我]耳朵与亲吻

遇见逆水寒
无情x我流女主
女主有名字系列
ooc属于我





我经常能看到无情的耳朵。
一般情况下,我都是站在无情身后的,入目所见除了他的长发就是白嫩的耳朵。
无情生的好看,连耳朵都比寻常男子精致。线条优美的一对,平时隐在缎子一般的长发下,隐隐约约看不真切。
不过今晚我把他的耳朵看了个真切。今晚我赖在他的小楼里画图,他帮我端了一碗银耳莲子羹后便坐到一边翻看卷宗。许是遮挡视线的缘故,无情看了会儿卷宗后将垂落的长发挽在耳后,一双平日难见全貌的耳朵便露了出来。
那时候我刚好画完一副菡萏翠鸟图,正撂了笔端着莲子羹凑到无情身边饮着,一抬头便看见无情的耳朵白白嫩嫩,耳垂圆润,在烛光的照耀下隐隐透明,分外可爱。
我看看无情看看碗,深刻了解了为什么劳动人民会将银耳命名为银耳。
碗中银耳晶莹剔透,眼前玉耳洁白可爱。碗中银耳润滑浓甜,不知眼前这对玉耳是个什么味道。
如同被控制了神识一般,我将碗放在桌上,走到无情身后,伸手抱住了他。
无情突然一怔,似是没有料到我的动作。随后他身体放松下来,还伸手摸了摸我的头。
那双白玉一样的耳朵,此时泛起了粉色,像春日的桃花,像女子脸上的胭脂。
我盯着那粉色的耳朵出了神,随后张开嘴巴,将那饱满的耳垂含到了嘴里,还用舌头舔了舔。
啊,好软。
凉凉的,软软的,像凉粉,像米糕。
“!!”无情的身体突然僵硬起来,随后又像被烫到一般迅速闪到了一边。我口中的柔软触感也瞬间消失无踪。
“九娘你……!”无情看着我,平时云淡风轻的脸上满是震惊和不可思议,白净的脸颊火烧一般的红,连着那双耳朵都红到如同要滴下血来。
看他这窘迫的样子,我突然玩心大起,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眨着眼睛看他。
“我怎么了?”我一步一步挪到他面前,弯下腰让自己视线与他持平,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无情的眼中闪烁着烛火的光,似有万千星辰,又如璀璨碎金,明亮却又包含深情。我一直盯着,最后居然痴了。
“九娘……”我的身边是无情的梅花冷香,耳边是他温柔如水的声线,眼前是他淡色双唇。那双唇有些苍白,此刻一张一合,念着我的名字。
我低头将那两瓣唇吻住,一时间清冷梅香大盛。
无情挣了一下,随后也放松下来,伸出双臂将我环住,回应我的吻。
时间仿佛停滞了。我闭着眼睛感受着无情的柔软及温柔,鼻尖全是梅花的味道。
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只有一瞬。这个吻以我先喘不上气而告终。
无情低着头,面带笑意地看我伏在他身上喘息,伸手将落了我满脸的碎发挽到耳后,随后手指在我唇上轻轻摩挲。
“九娘可还喜欢?”我听到他问我。他的双唇饱含水色,微微泛红。
“喜欢。”
只要是你,我都喜欢。

评论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