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百日觞渊】所谓生活 二

3,“阿觞阿觞,张嘴。”飞渊拿着一颗糖站在北冥觞面前。北冥觞看了眼飞渊手中的糖果:圆的,白色与粉红色相间,十分普通的外貌。北冥觞不做他想,张开了嘴,让飞渊将糖果喂给他。

殊不知毫无防备的进了飞渊的套。

“!!!!”剧烈的酸在口腔蔓延开,如同在味蕾上炸开了一枚酸味瓦斯弹。因生理反射激增的唾液加速了糖的融化,让酸味更上一级。

这滋味,黯然销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罪魁祸首飞渊在一边笑的毫无形象,甚至拿出手机开始录小视频,将北冥觞纠结成包子褶的脸发布在朋友圈,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这种女朋友绝对不是亲的。

北冥觞不甘就这么被整,一按桌子站起来,伸手抓住飞渊拽到怀里,狠狠吻上她的唇,扣开牙关后将正在的无敌酸糖推到她嘴里。

然后满意的听到飞渊被酸的呻吟,而且挣扎着要跑。

想跑?怎么可能!

北冥觞紧紧搂着飞渊,一手按住她的后脑勺让她没有逃跑的空间。飞渊被酸的不轻,嘴里不停呜呜着,双手握拳敲打着北冥觞后背。

来啊!互相伤害啊!

北冥觞冷哼一声,用舌头将飞渊嘴里的糖果翻了个面,换个地方刺激味蕾。

嗯?这次变成甜的了?

樱桃的味道在二人口腔中流淌,如同春天冰层化开的河流。因为前边经历了强酸的缘故,这一次的甜味格外迷人。

“嘎嘣。”飞渊将在两人嘴里推过来推过去的糖块咬碎,一人一点算是结束了这个从地狱到天堂的吻。

“好吃吗?”飞渊嚼着糖块问。

“嗯,好吃。”北冥觞勾唇笑着舔舔嘴角,“不过你比糖更好吃。”

4,北冥觞,来自一个大家族。

他的家族在以前的时候,是被称为贵族的那种大家族。

这么说吧,没有人不知道海境企业。毕竟每天都在新闻上可以看到的,海境企业怎样怎样,赚了多少多少钱啥的。

北冥觞,就是这个企业的继承人。

活生生的太子爷。

当初飞渊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并不是很清楚他的背景,只晓得是个以前经常沾花惹草的小少爷,但是成绩好性格好,长的还好看,所以并没有很在意。

等到两人毕业了见家长的时候,飞渊真实见到了经常在电视新闻上见到的大企业家北冥封宇,才知道北冥觞不一般。

大家族,人员很多的。俩人结婚的时候,飞渊穿着高跟鞋小礼服盘着头发跟在北冥觞后边,穿梭在各个桌子间敬酒。

这是叔叔那是婶婶,这是谁谁谁那是谁谁谁。飞渊刚开始还打算记住每个人和称呼,后来发现人数太多了直接放弃。

哎呀这么多亲戚,阿觞都是怎么记住的啊。飞渊一边微笑着敬酒一边心想。不过每喊一个长辈每喝一杯酒都有一个厚厚的红包,飞渊觉得这还挺开心的。

毕竟谁不喜欢红包呢。

“飞渊,这是梦虬孙,你认识了,我们应该喊他小叔叔。”北冥觞勾搭着梦虬孙的肩膀介绍道,然后听到飞渊微笑着脆生生甜丝丝地喊了一声小叔后,北冥觞两人一起伸手讨要红包。

“喂,北冥觞,你怎么平时没有把我做长辈看!”与北冥觞一起长大,大不了几岁梦虬孙嘴上笑骂着,但还是掏出了钱包恭喜他们两个。

“早生贵子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