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压切婶】窗户纸 十二

最近一直在忙,没有更文

抱歉啦大家。

下一章开始捅窗户纸

快要结束啦





第二天早上,细辛起晚了。

 

自己睡得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五虎退赖床太厉害了。细辛原本打算让他多睡会儿,谁知都快到午饭时间了五虎退还在呼呼大睡,怎么叫都叫不醒。最后怕他错过午饭,细辛几乎要把床单都掀了才把这个小家伙拽起来。

 

让五虎退陪她的后果就是细辛被短刀们讹上了。吃午饭的时候以乱为首的几把短刀坐在细辛身边撒娇,说自己也可以陪主公睡觉,保障主公的夜间安全。什么只有五虎退一个人可以和主公睡太狡猾了,什么主公要雨露均沾一类的话,吵吵的细辛头疼。

 

又不是后宫,哪里来的雨露均沾。

 

“哎呦,这是我们本丸要开寝当番吗?听说最近很流行哦。”端着青菜过来的笑面青江笑眯眯的说,然后坐到细辛身边暧昧的眯着眼睛,“主公,选我吧,我一定比短刀们更能让你快乐的。”

 

细辛满头黑线,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青江的话惹得粟田口家的短刀们不太开心,纷纷表示自己也可以让细辛快乐。青江坐在桌边托着下巴,笑眯眯的说:“我们所讲的快乐是不一样的哦~”

“青江你赶紧端菜去吧别在这里乱了……”细辛拽着青江的胳膊把他扔出餐厅,本以为这样可以消停一会儿了,结果她看到了小夜和今剑都对她投来渴望的眼神。

耳边,粟田口的孩子们依旧在唧唧喳喳,里面似乎还掺杂着萤丸的声音。原本就有些头晕的细辛一拍桌子,做了一个不经大脑的决定。

“好啦!从今晚开始排寝当番,今晚是乱!”在短刀们还没开始欢呼的时候,细辛又加了一句,“仅限短刀哦,不喜欢可以不来的。”

“哎——为什么啊!”青江和其他刀剑男士不满,开始嚷嚷。

“因为我是主公,不满意的话自己刀解去吧!”细辛真的是被烦的头疼了,连刀解这种话也说了出来。几位来的早的刀剑男士知道细辛这是真的生气了,示意大家转换话题。

“一期一振,你来的正好,从今天开始咱们本丸开寝当番了,你记录一下,今晚是乱藤四郎。”细辛对端着汤过来的一期一振说道,今天他是本丸的近侍。

“……是。”一期一振明显的一愣,随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端着其他食物跟在后面的长谷部低着头不说话,餐厅里声音嘈杂,没有人注意到他抿得紧紧的唇。

本丸的寝当番活动就这么在胡闹中开始了。当然,所谓的寝当番不过是细辛把小孩子哄睡了之后再由一期一振或者其他人抱回去,并不会真正在细辛房间里过夜。

“难怪主公您说仅限短刀呢,原来如此。”在跟一期一振和宗三左文字解释过后,他们都露出放心的表情。

喂喂,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对小孩子下手吧!

 

就这样,细辛开始了哄孩子睡觉的生活。正好最近得了很多新刀,细辛让光忠暂停了长谷部的远征,让等级比较高的他们带着新刀去战场试炼。

“好好加油啊,帮我把新刀带回来吧。”出发的时候细辛说道,“当然,还是安全第一,中伤了马上回来,不要以为带着御守就可以一直往前冲。”

“如果你们有人敢重伤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说道这里细辛点了点为首的光忠和长谷部,“尤其是你们俩,不要那么冲明白吗?”

“是。”

“谨遵主命。”

两人躬身行礼,细辛发现自己在面对长谷部的时候内心一片平静。

这是放下了吧。

一定是放下了。以后可以慢慢和他正常相处了。送大家出阵后细辛拨了拨头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这一段时间萦绕在本丸上空的别扭空气,终于可以散开了。

然而天不遂人愿,细辛早上想着自己放下长谷部了,下午就收到了坏消息。

第一番队出阵回归,全员受伤。大部分还是中伤的,只有两个人是重伤,其中一个就是长谷部。

压切长谷部,一血回归。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