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刀剑乱舞】当刀剑男士被审神者占便宜


深夜忽来脑洞,于是就速度记录一发
不确定还有没有
婶婶是女婶
嗯……ooc我知道,我的锅。
如果有想看的刀,欢迎评论哦
【也不晓得大半夜有没有人看啊……】



烛台切光忠

“主公喜欢豆腐吗?”厨房里,烛台切光忠一边清洗着蔬菜一边看审神者将雪白的豆腐切成大小相似的小,泡在清水里准备做味增汤。

这是这个月本丸第五次菜肴中出现豆腐了,一直负责饮食的烛台切光忠想这是不是因为审神者喜欢豆腐所以才会在本丸储存那么多豆腐。

“嘛,其实也不是说特别喜欢吃了,看情况的。”处理完豆腐,审神者收拾好刀具到水池旁一边洗手一边解释,“如果是和鸡蛋一起煎的话我还喜欢些,如果是清汤寡水的我就不喜欢了,因为没味道。”

“不过,光忠的豆腐我是最喜欢的哦。”说完审神者将手在围裙上随便蹭了蹭就飞快的伸到烛台切光忠的屁股上,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捏了两把后迅速跑掉,机动破表高达200。

遭遇咸猪手的烛台切呆立当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蜜桃一样哎!手感一流的!”跑到厨房门口发现烛台切并没有追上来,审神者站在门口喊了一声,并将手举起来做了一个揉捏的动作,然后再次大笑着跑掉了。

“哎……这……真是一点都不帅气了。”烛台切光忠苦笑着继续洗菜,“要和近侍好好谈谈主公嗯问题了。”

歌仙兼定

“歌仙歌仙,你在做什么?”审神者闲来无事在本丸溜达的时候,看到歌仙似乎在制作什么的样子,于是好奇的凑过去看。

歌仙面前的桌子上一字排开一溜白瓷碟和几个青色小方盒,碟子里摆着一些花瓣,还有一些审神者不认识的东西。歌仙正在将花瓣放进铜制的研磨钵中,将它们细细碾碎。

“我在做口脂。”歌仙回答,“前几天主公不是说口红用完了需要换新的么?正好今年本丸花开的很好,便取了些花瓣来为主公制作口脂。”

“哇,厉害了。”审神者惊叹的坐到歌仙对面,托着下巴看歌仙。

不愧是文系刀剑,歌仙的一举一动都十分优雅,令审神者十分着迷。原本以为只是书画厉害,想不到还会制作口脂,歌仙真是全面发展的人才啊。审神者这样想着,直到一块被粉色填满的方盒被推到她面前。

“试一试吧。”歌仙收回手微笑道,从旁边取了一面镜子放在审神者面前。

“好香啊,可以吃吗?”浓郁的花香味让审神者忍不住嗅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才在歌仙期待的眼神下用指尖沾了一些涂在唇上。

是非常粉嫩的颜色,而且十分滋润。原本以为这样的口脂着色会不好,想不到显色度也是可以的。审神者对着镜子看了看,感到十分喜欢。

“歌仙,谢谢你啊,我很喜欢!”审神者将盒子握在手心,笑的十分灿烂。

“让你费心啦,这是回礼。”审神者站起来走到歌仙身边,抬起他的下巴吻上他的唇,将桃花也染到歌仙唇上。

“主……主公!”歌仙有些惊慌,想站起来却被审神者按到座位上无法动弹,直到审神者离开他的唇。

“这个,很美味哦。”审神者用拇指抚摸着歌仙的唇,笑的像只小狐狸。
一语双关。

压切长谷部

审神者觊觎长谷部的腰已经很久了。

白色衬衣和黑色腰封勾勒出的完美曲线,光是看着就觉得手感一定不错。这么想着,就很想上手摸一摸。

然而我们的婶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家伙,口水流了好久,终于趁长谷部将注意力都集中在文件上的时候伸手摸了摸。

“主公?”本以为自己动作很轻,谁知还是被抓到了。

“啊……长谷部啊……我可不可以……摸一下你的腰?”既然被抓到,干脆大方承认好了。审神者红着脸向长谷部提出请求。

“如果是主公的话,摸哪里都可以的。”说完长谷部放下文件,转身面对审神者正色坐好,“请。”

长谷部你这么一本正经的我下不去手了啊!

审神者内心呐喊着,最后还是放弃了摸腰计划。

评论(37)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