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蜻蛉婶】膝枕与梦

流水账一样的日常
刀婶交往前提

全新的战扩活动开始,辛夷又开启了没日没夜加班加点的爆肝模式。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太鼓钟贞宗最后还是来到了自家本丸。

看着小贞很开心的被以前同属于伊达家的烛台切鹤丸还有大俱利带走聊天,辛夷松了一口气,从储物间翻出一罐珍藏许久,连莺丸都没有喝过几次的茶庆祝一下。

还有吉行从万屋带回来的点心,似乎也很好吃的样子,一起带上配茶好了。

蜻蛉切正在房中整理,廊上一阵细碎的银铃声传入耳朵:辛夷来了。

“蜻蛉切你忙吗?”辛夷敲开长枪的房门。将手中的茶罐递给他,“我想喝这个,煮给我喝好不好。”

“好,你稍等一下。”蜻蛉切将辛夷让进房间,转身将煮茶的工具拿出来。

这套煮茶工具一直放在仓库里吃灰,原本以为喜欢喝茶的莺丸会用到,结果尊贵的古刀只喝不煮。歌仙倒是对这套茶具非常有兴趣的样子,但是他已经负担了伙食,辛夷也不想他太辛苦。所以直到蜻蛉切的到来,这套茶具才算有了主人。

辛夷带了份文件,一边吃点心一边看一边等待。蜻蛉切将水壶放到红泥小炉上烧开,将茶杯茶壶冲洗烫热后加水继续煮。

辛夷看腻了文件,将它放到一边伸了个懒腰,然后没骨头一样躺到了蜻蛉切的腿上,抬手揉捏他胸口的两团绒球。

“好玩吗?”蜻蛉切低头看看专心揪球的辛夷,笑着问道。

辛夷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主君如果喜欢的话就不要再揪了,不然以后没有了您玩什么呢?”

辛夷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薅下来了一小团毛絮,黏在指尖云雾一样。

“啊,抱歉抱歉,没意识的就……”辛夷在蜻蛉切腿上翻了个身,让自己不去看那团白白的毛绒球,两眼盯着火炉中燃烧的碳火和水壶上的白色水汽。

木炭在火炉中发出噼剥声,与水壶中清水被加热后产生的水泡声一起奏成完美的摇篮曲。连续几天睡眠不足的辛夷打了个呵欠,慢慢闭上了眼睛。

等辛夷醒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件黑色的宽大外衣,膝盖想都知道是蜻蛉切的。抬起头一看,蜻蛉切正低头看着她,一脸怜爱的表情。辛夷转了个身,将头贴在蜻蛉切腹部,猫咪一样蹭来蹭去。

“醒了?茶也好了,尝尝吧。”蜻蛉切伸手拨了拨辛夷因小睡而杂乱的长发,又轻轻推了推她的肩,让她坐起来。

“嗯……我刚刚梦见你了。”辛夷坐了起来,眼睛还是半闭着,还有些迷糊的坐了一会儿就晃了两下靠到蜻蛉切肩膀上,浑身没骨头一样。

蜻蛉切给她端了一杯茶,问她梦到了什么。

“嗯……梦到我们在现世,你是退伍军人,我是一个小餐厅的老板。你来我店里吃饭,后来就经常来,再后来我们就很熟了。”

“然后有一次你很头疼的说你的房东不租你房子了,虽然赔了你钱但你还是没有地方住。我就说我邻居正好搬家,你可以租到我对面那里。我还说那就是个小房子,还怕你住进去会挤,头会磕到天花板。”

“后来你就成我邻居了,再后来我们从两间房租成一间房,从两张床睡成一张床。我还梦到从你胳膊上睁开眼睛的场景了,而且我还睡了你一胳膊口水。”

听到这里蜻蛉切忍不住笑了起来,辛夷有些不满的抬头瞪了他一眼。“然后呢?”蜻蛉切问道,提壶给辛夷的杯子里添了些水。

“啊……然后……忘了。”辛夷歪着头努力想了想也没能回忆起来,“就记得最后我们一起开了一间餐厅了,好像生意还不错。”

“主君想与我一同生活吗?”蜻蛉切将落在地板上的外衣盖到辛夷腿上,用夹子在炉子中添了块炭。

“嗯,特别想。我喜欢和你在一起。”辛夷捧着茶杯,看着天花板说道,“蜻蛉切你个子又高,身体又壮实,性格也好,还会照顾人,而且对我也很好。”

“你满足了我对男性的所有幻想,如果要选择结婚对象的话,我一定选你的。”辛夷看着蜻蛉切,一脸稀松平常的说出让人脸红心跳的话。蜻蛉切只觉得全身的血液开始飞速奔腾冲上头脸,人类的身体什么都好,只是这种生理反应无法控制让人有些措手不及。蜻蛉切只好借助品茶掩盖自己的羞赧,却不知身后飘落的大片樱花完全暴露了自己的内心。

辛夷看了一眼耳尖有些发红的蜻蛉切和他身后的一大片樱花,心情突然很好。

“天气真好啊,院子里真好看。”辛夷看着蜻蛉切随着她的话语将视线转到庭院中,忍不住在心中补充上后半句。

风景好看,人更好看。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