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镜娘安娜

好看的皮囊扫黄打非,有趣的灵魂账号违规。我,就比较厉害了,非常安全的200多斤

【蜻蛉婶】故事

从微博上看到这个故事开的脑洞

有ooc

套路小公主被反套路的故事。


进入六月,天气逐渐炎热起来。虽然本丸之中空调风扇等制冷设施一应俱全,但辛夷还是进入了苦夏状态,天天躲在空调房里不想动,吃饭也很少,即使烛台切光忠和歌仙兼定他们努力做了非常美味的清凉蔬菜她也不怎么有兴趣。

由于天气炎热,辛夷也不再像没骨头的猫一样粘着蜻蛉切了。午后,辛夷躺在铺了凉席的地板上刷着手机,蜻蛉切在一边帮她整理刚刚签署确认完的文书。

“哎哎,蜻蛉切,我给你讲个故事吧?”看到了什么后,辛夷猛然坐起来,眉开眼笑的看着蜻蛉切。

“好啊,洗耳恭听。”蜻蛉切将手头整理好的文书放进牛皮纸做的文件袋里,标注好后放到一边,走到辛夷面前坐下。

一旦看到什么故事就第一个分享给蜻蛉切听,这是辛夷目前最大的爱好。见蜻蛉切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辛夷清清嗓子端正坐好,看着手机开始念。

“从前有一只小白兔,她在森林里迷路了,于是在遇到一只小黑兔的时候就问:小黑兔哥哥,你可以告诉我怎么走出森林吗?小黑兔说:可以啊,不过你要先让我舒服舒服。”

“嗯?”听到这里,蜻蛉切突然皱起眉头,一副不认同的表情。

“哎呀哎呀,故事嘛,继续听哦。”辛夷拍拍蜻蛉切膝盖,继续念道,“小白兔让小黑兔舒服之后,得到了离开森林的方法,就继续往前走。结果森林太大她又迷路了,这时候她遇到一只小灰兔,就问小灰兔哥哥,你可以告诉我怎么离开森林吗?小灰兔说可以啊不过你要让我舒服舒服。”

“小白兔也没办法,只好让小灰兔舒服了,得到路线之后继续走,终于走出了森林。”听到这里,蜻蛉切原本紧皱的眉头松开了,脸上也带了些放松的神情,似乎是在为小白兔的脱困感到高兴。

“可是这个时候,小白兔发现自己怀孕了。你说,她会生下什么颜色的小兔子呢?”辛夷放下手机,歪着头将问题抛给蜻蛉切。

突然被提问的蜻蛉切愣了一下,随即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那,你想知道吗?”辛夷凑近蜻蛉切笑道,眼睛里闪烁着异常明亮的光,蜻蛉切猜想她估计又挖了一个坑在等他。

“唔……如果我说想,您会告诉我吗?”蜻蛉切抱着手臂,露出一副苦恼的表情。

“会的哦,只要你告诉我你想不想知道。”辛夷跪在凉席上,又向着蜻蛉切的方向爬了一点,与他靠的更近。

蜻蛉切几乎可以感受到她紧张又期待的灼热呼吸。

“嗯,我想知道,还请主殿指点。”

“嘿嘿,你先让我舒服舒服啊。”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辛夷飞快的坐了回去,脸上洋溢着计划达成的笑。辛夷挑着眉毛的样子说不出的妩媚,让蜻蛉切呼吸一窒。

“不知主殿想要怎么舒服?”蜻蛉切平静的望着辛夷,满意地看到原本还沾沾自喜的女生突然呆住。

“请主殿告知。”蜻蛉切向辛夷的方向靠了靠,原本还洋洋得意的辛夷忍不住后退了一点,然后迅速摆好严肃表情,努力做出一副思索的样子。

两人之间攻守情况完全颠倒。

“嘛……嗯……姑,姑且先给我捏下肩膀吧。”辛夷快速清了清嗓子,努力保持镇定,可是结巴的话语和四处乱转的眼球暴露了她的慌张。

“遵命。”蜻蛉切低头领命,膝行到辛夷身后,一双覆盖着薄茧的大手抚上她瘦削的肩膀轻轻按起来。

“这个力度可以吗?”蜻蛉切问道。辛夷的肩颈部非常敏感,轻轻一碰都会刺激的她大喊大叫,蜻蛉切也不敢太过用力。

“嗯……嗯,可以的哦。”辛夷低头伸手摸了摸鼻子,从蜻蛉切的角度看,能看到她藏在头发下微微发红的耳尖。

按摩服务仅仅持续了几分钟便被辛夷喊了暂停。被红晕包围的辛夷揉了揉鼻子,抬头和蜻蛉切坦白:“其实我也不知道小白兔生了什么颜色的兔子。”

“刚刚在下思索了一下,似乎得到答案了,主殿想知道吗?”

“嗯!”被求知欲驱使的辛夷条件反射一般的点头,完全没有注意到蜻蛉切眼中的戏谑。

“那么,就请主殿先让在下舒服舒服吧?”看着辛夷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蜻蛉切再也忍不住低头闷笑出声。

“哎呀蜻蛉切你你你!!你学坏了!!”辛夷尖叫着扑到蜻蛉切怀里打他,蜻蛉切将她锁进自己怀抱里笑着给她顺毛。
今日的本丸,依旧风平浪静。

评论(9)

热度(37)